“你们两个够了!”

看着又斗起嘴来的两人,凌秋雁只感觉一阵头大。

“霍雨云!!”

凌秋雁看着霍雨云道:“你要是没事,现在可以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胖妞,你变了!”

霍雨云撇着嘴,带着哭腔道:“为了一个男人,变得这么无情!”

“竟然还要赶我走,你变了!”

“你可还记得……”

“秋风,送客!”

不等霍雨云把话说完,凌秋雁就赶人了。

再说下去。

这女人可就要爆黑料了。

堂堂正道盟盟主,虽然是前盟主,但怎么能有黑料呢!

眼见凌秋雁变脸了。

霍雨云连忙说道:“慢着,慢着,先别赶人!”

“我有要说。”

“有屁就放,有话就说。”

凌秋雁脸色不是很好地看着霍雨云。

霍雨云当即看着赵鸿道:“你之前提的要求,我已经写信,飞鹰传书回山庄了。”

“我从南疆那边回来,就能回复你了。”

“你从南疆那边回来大概要多久?”赵鸿询问道。

“大概半个月的样子就能回来。”

赵鸿望向凌秋雁问道:“半个月我们能回来吗?”

“恐怕不能!”

‘凌秋雁’道:“秦岭多山路,路途遥远,我们动作再快,那也得除夕去了。”

赵鸿望向霍雨云道:“你也听到了,我几乎不可能赶回来。”

“所以我就和你直说了。”

“我的三个要求不会有任何变化,你们山庄要是不答应,那我就找霸刀山庄的。”

“你们要是答应了我的三个要求,你们直接找赵盼儿交接就行了。”

“赵盼儿你应该认识吧!”

“认识!”

霍雨云道:“那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“不管山庄那边是否同意你的要求,我都会给你留一封信。”

“以防有疏漏。”

赵鸿点了点头,然后对秋风道:“送客吧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们怎么这样!”

霍雨云愤怒地指着赵鸿道:“你们一家子都过河拆桥是吧!”

赵鸿并没有说话。

只是对秋风摆了摆手。

秋风立即会意,她来到霍雨云面前,语气恭敬地说道:“霍小姐,请吧!”

“别让我难做。”

“……”

霍雨云咬着后牙槽,嘴都被气歪了。

“好,好!”

“这个仇,我霍雨云记下了。”

“此仇不报,我不姓霍!!”

看着霍雨云气冲冲离去的背影,赵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,然后望向凌秋雁问道:“娘子,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现在!”

凌秋雁从他手里拿过木匣和木箱,捆绑到马背上说道:“我们先去城外和手下人汇合之后,就直接往秦岭赶。”

“我们只要落后素心雪她们半天的路程就好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赵鸿来到一匹马前,转悠了一下,然后又拍了拍马背道:“娘子,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我不会骑马!”

南方本来就少马。

就算有马那也是低矮的骡子。

能称之为马的马。

几乎很少。

像这种北方的高头大马他是真不会骑。

“……”

凌秋雁闻言,在沉默片刻后,翻身上马,然后俯下身子,把手递给赵鸿道:“我带你。”

赵鸿仰头看着坐在马上,英姿飒爽的凌秋雁。

也同样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我要坐你后面。”

“嗯,上来。”

赵鸿伸手抓住凌秋雁白皙的玉手。

然后就被拽上了马背。

赵鸿从身后搂住凌秋雁的腰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