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怎么让她走了呢!?”

赵盼儿挨着赵鸿坐下,语气埋怨道:“我才放下事情赶回来。”

“最起码也要吃顿饭再走吧!”

“吃什么饭!”

赵鸿道:“我和你说,我这个大姨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“你以后就算见到了,也要离着远远地。”

说到这里,赵鸿直接转移话题道:“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忙吗?”

“是新城那边的没事了,还是凌赵资本没了,你竟然跑去弄茶油。”

“你很闲嘛!”

“你知道什么!”

赵盼儿道:“我这是给你增加营收好吗?”

“你不是跟那个姓霍的小姐,要一起从水路贩卖粮食去南疆那边吗?”

“我就想着,粮食大家都卖,我们没多少本钱,跟着进去也只是跟在别人后面喝汤。”

“但是油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现在大家吃的油,大部分都是动物身上榨的油,只有小部分是用植物榨的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赵鸿不解地问道:“植物榨得油,不应该是更普遍吗?”

植物到处都是。

但是像猪油之类的却是需要养殖的。

按理来说,猪油之类的油,应该更贵啊!

“因为把茶油这种植物油给榨出来,工序更麻烦,也更复杂,并且出油也没有动物油的出油高。”

“所以植物油的价值反而更高了。”

赵盼儿道:“所以我们把茶油运送过去,我想卖得会很不错。”

“茶油贵,那边正打仗,一般人吃不吃吧!”

“正是因为一般人吃不起,我们才要卖过去啊!”

赵盼儿耐心地解释道:“你想啊!”

“哪个地方都有达官贵人。”

“就算他们是叛……叛军。”赵盼儿低声道:“叛军里面也有将军之类的。”

“这些人肯定是要吃好东西的。”

“并且这些人也不缺钱,你说他们是愿意吃那些所有人都能吃到的猪油,还是吃茶油?”

赵鸿想都没想就说道:“人都是想与众不同的,当时选择茶油。”

“所以你现在准备了多少茶油?”

“不是很多,也就十几石吧!”

“如果卖得多了,就不值钱了,卖少一点,但我们卖贵一点,这样反而会好卖很多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闻言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:“赵盼儿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觉得你有战争贩子的潜力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话。”

赵盼儿怒道:“我这明明就是商业嗅觉灵敏。”

“所以你是狗吗?”

“只有狗才是嗅觉灵敏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才是狗,你全家都是狗!”

赵盼儿恼羞成怒地扑向赵鸿道:“我咬死你!”

“好,好,我错了!”

赵鸿连忙用手抵住赵盼儿的脑袋道:“我想到了一个比你茶油还好卖的油。”

“什么油?”

赵盼儿疑惑地看着赵鸿。

“老虎油。”

“啊!?”

“为什么?”

赵盼儿不解地看着赵鸿。

“因为爱老虎油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盼儿用清澈的眼神看着赵鸿。

一点都没听懂他在说什么。

“……”

而本来想说几句土味情话的赵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