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当然想去。”

赵鸿道:“这不是顾忌有陷阱给你添麻烦吗?”

“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!”

凌秋雁眼角带着笑意看着赵鸿。

“我一直觉得你在身边挺好的呀!”

赵鸿看着凌秋雁问道:“你这次离开这么久,是去做什么事了?”

听到赵鸿问这个。

凌秋雁稍稍沉默片刻后问道:“夫君,你觉得京城怎么样?”

“京城?”

赵鸿望着凌秋雁那双深邃的眼眸,沉吟片刻后反问道:“你想回京城?”

“嗯!”

凌秋雁倒也不隐瞒什么。

直接说道:“有人围绕着你在钱塘布局,并且这个局,还布了很多年。”

“天时地利人和我都不占。”

“嗯……简单地说就是,这里不是我的地盘,我不是对手。”

“京城是我的地盘。”

“我这次隐秘地离开,让影子在外面冒充我,就是回京城提前布置去了。”

“只要去了京城。”

“不管对方是谁,我都能请君入瓮,来一个瓮中捉鳖!”

“去京城?”

“没问题呀!”

赵鸿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,去哪里我都无所谓。”

凌秋雁闻言,很是动容地看着赵鸿。

“夫君。”

“娘子!”

赵鸿也同样深情的看着她。

两人对视了好一会,凌秋雁突然推开赵鸿,起身道:“我去洗漱,洗漱完陪你去赴约。”

“不着急。”

赵鸿道:“这是别人找我赴约。”

“这就说明对方在求我,而不是我在求他。”

“既然求人,你就得有求人诚意。”

“让他多等一会吧!”

“你洗漱完,最好再睡一觉,等你休息好了,我们再过去。”

对于赵鸿这个提议。

凌秋雁倒是没有任何意义。

拖延时间。

不按时赴约这样的坏习惯。

有时候却是正当的心理博弈。

等到凌秋雁洗漱去了之后。

赵鸿举目四望。

除了院墙外,随风摇曳的树枝外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

但赵鸿知道。

肯定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。

“影子,你在吗?”

赵鸿大声喊道:“在的话,出来见一面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没有得到任何回答。

“影子?”

“影子,你在吗?”

赵鸿不死心地又连续喊了几声。

可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答。

“不出来?!”

赵鸿看着凌秋雁去洗漱的方向,呢喃道:“影子不出来。”

“那你到底是影子,还是凌秋雁呢?”

“这下糟了。”

“分不清谁是娘子,谁是替身了!”

最起码白天分不清楚。

晚上到了床上就能分清了。

影子偏瘦一点。

所以稍微有骨感一点,也少了一种肉肉的感觉。

凌秋雁则是肉一点。

搂在怀里的感觉和搂着影子的感觉,完全不同。

刚才光顾着高兴去了。

忘记体验手感去了。

就在赵鸿暗自苦恼的时候。

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这把赵鸿吓了一大跳。

等他转身后,这才发现,是穿着青色劲装的凌秋雁,不,应该叫影子。

“你可算出来了。”

赵鸿看着出现的影子长松了一口气道:“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