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损耗!”

“这个词好,我喜欢!”

赵鸿看着赵武安道:“最多能损耗多少?”

“本来最多只能损耗一成。”赵武安道:“但你是我儿子,可以损耗两成。”

“没有后患?”赵鸿问道。

“后患当然是有的。”

赵武安信心十足地说道:“这些我都能给你摆平?”

“你给我摆平?”

赵鸿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这个便宜老爹道:“就因为我是你儿子?”

“对,就因为你是我儿子。”

“我不需要付出其他的东西?”

“不需要你付出很多。”

赵武安道:“只需要你把这边的事,交给你信过的人去打理,而你,我的儿子,你跟我回京,继承我的家业即可。”

“我不干!”

赵鸿道:“别的任何事都好说。”

“你想让我离开钱塘,跟你去京城,不好意思,我很忙的,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聊天。”

说着赵鸿起身就走。

“……”

这下赵武安差点又没崩住。

聊得好好的。

怎么又要走了呢!?

他连忙问道:“你就不心动这笔损耗?”

“你知道这笔损耗有多大吗?”

“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赵鸿停下脚步看着赵武安道:“你这件事,我也不想参与其中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赵武安道:“你刚才明明答应了的。”
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
“不想参与就是不想参与,没有任何原因。”

“如果说真要有一个矫情一点的理由的话,那就是我不想对不起自己的良心。”

赵鸿看着赵武安道:“如果说,只是单纯的官员,因为钱财资敌,而进行养寇自重的行为。”

“我很愿意参与其中。”

“因为大家都在赚钱,我没理由不去赚这笔钱。”

“但……”

“这件事是所谓天子发起的。”

“天子的职责是代天驭守人间,是守护这芸芸众生,但是——他现在为了自己的权利和位置。”

“把无数人送上血肉磨盘,这种行为与鹰酱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所以我不参与。”

“当然了,那位为了坐稳那个位置,而用出这样的计策,我能理解,甚至我处于他那个位置的话,可能会比他更加的过分。”

“但——”

“也仅此而已了。”

“毕竟我从来就不在那个位置上。”

说完赵鸿转身就走。

“你就没想过,你如果接任了我的位置,有你的相助,辛安的变革之路会顺畅很多吗?”

听到这句话的赵鸿,脚步依旧没有丝毫停顿。

很快就离开了这里。

等到赵鸿离开了好一会儿,赵武安才从愣神中回过神来道:“乔四进来吧!”

先前那名管事打扮的老者,脚步轻盈地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乔四停在赵武安面前,恭敬道:“老爷。”

“刚才的对话,你都听见了?”赵武安问道。

“听见了。”

“那你觉得,你们这个少爷心里在想什么?”

“看不出来。”

乔四恭敬道:“少爷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。”

“掩饰得也很拙劣,但偏偏就是这种拙劣,却反而让我们看不透他。”

“所以还请老爷赎罪,是属下没有。”

听着乔四恭维的话。

赵武安哈哈大笑道:“乔四,你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