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命门那老头死了!”

黑医低垂着脑袋,心惊胆战地回道。

“死了!?”

符凌顿时瞪大了眼睛,怒道:“东西呢?!”

一股凌厉的杀气,铺天盖地般地涌向黑医。

“东……东西没找到!”

黑医被那惊人杀气,吓得瑟瑟发抖。

“你个废物~!”

符凌起身就给了黑医一脚。

黑医被踹了个人仰马翻。

但他却不敢有一点不满。

连忙从地上爬起来,重新跪在符凌身边,流着冷汗,声音颤抖地解释道:“主人,不是我不想找到东西实在是……那老头那里太多人了啊!”

“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。”

“我暴露了事小,如果因为我暴露了,而牵连出主人您的位置,那时我就算万死不辞,也难以赎罪啊!”

符凌看着瑟瑟发抖的黑医。

心中涌起一股无力感。

他有些不明白。

凌秋雁坐在盟主哪个位置的时候,听从她的人,无一不是桀骜不驯的人。

轮到自己。

自己就只有这种人可用呢!?

他现在很想把这个家伙一脚踹死。

但是踹死了。

自己目前身边没人可用啊!

“呼~”

符凌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,看着黑医道:“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恢复伤势,明年开春之前,我要看到天命棋谱。”

“到时候你要是拿不到棋谱,提头来见!”

“是!”

黑医连忙应道:“我一定帮主人找到天命棋谱。”

“只是……主人……凌盟主!”

“什么凌盟主!!!”

符凌有些气急败坏地嘶吼道:“是叛逆!”

“叛逆!”

当然气急败坏归气急败坏。

没有了药物的影响,符凌还是很理智的。

在气急败坏的同时,符凌看着黑医道:“你先在钱塘待着,我回京一趟。”

光凭他自己是对付不了凌秋雁这个女人的。

他要回京城找人。

只要理由合理,他相信自己这个皇帝陛下很原因除掉,这个唯一能对自己皇位产生威胁的女人。

毕竟……

两人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啊!

再加一些原因。

如果凌秋雁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。

他相信很多大臣会愿意站到凌秋雁这边,帮着推翻现在坐在皇位上这位。

当时他暗算凌秋雁。

这背后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其他的推手在后面呢!?

只是这个秘密被藏得太深。

就连凌秋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

要不是自己机缘巧合知道了这个秘密。

自己也不会被逼着去暗算凌秋雁了。

只可惜——

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。(妖妖奇葩小说网)1178xs.com

很多东西都已经回不了头了。

他必须头也不回地继续走下去。

想到这里,符凌收回思绪,望着候在远处的手下道:“你们留下几个人辅佐黑医,其他人跟我回京!”

“是,主人!”

简单吩咐完之后,符凌又重新望向断臂的黑医道:“昨晚的事……”

“昨晚?”

“昨晚什么事?”

黑医茫然地看着符凌道:“主人,你昨晚不是一直在这里等我们的消息吗?”

符凌见他这么说。

眼底深处的那缕微不可察的杀机,总算隐没了下去。

毕竟和猪的事……

这事要是传出去,他就彻底毁了。

其实——

就算不穿出去。

他也和毁了差不多。

会有一辈子的阴影。

符凌又和黑医交代了几句,就带着人迅速离去。

这个鬼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