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在离开灵堂后。

来到钱塘县城的小河边准备坐船去西湖边,自己大姨留下的那个山洞看看。

只是刚走到码头处。

赵鸿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在码头边上打瞌睡。

“王德发。”

赵鸿很是诧异地走到打瞌睡的王德发面前。

“赵公子!?”

王德发看着出现在身前的赵鸿,露出惊喜之色。

赵鸿看了看岸边的船只,然后又看了看坐在码头边打瞌睡的王德发道:“开船不?”sbooktxt.com

“开!”

王德发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笑道:“送上门来的生意,哪里有不做的?”

见他这么说。

赵鸿直接往船上一坐,然后说道:“送我去抱朴道院对面去,顺便去你家看看。”

拿起竹竿准备划船的王德发微微一顿,虽然神情如常地说道:“好啊!”

“前几天正好抓了几只老鳖,现在还剩一只,正好弄给赵公子您吃。”

赵鸿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王德发道:“吃东西就不必了,我今天去那边是有事的。”

“下次有时间再约。”

下次……下次是什么时候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听到赵鸿说的王德发,开始划动船只,然后面色如常地问道:“赵公子,你去西湖那边干什么?”

“矢口观知道吗?”

赵鸿看着王德发问答:“听说那里的道姑算命很准,你家也在那边,应该知道吧!”

“算命?!”

王德发很是诧异地看着赵鸿道:“赵公子,谁和你说的矢口观算命很灵的?”

“听别人说的。”

赵鸿道:“怎么不灵吗?”

“赵公子,你被别人骗了。”

王德发道:“云渺真人,最厉害的是医术,疑难杂症你找她准没错,算命卜卦,你应该还是去抱朴道院的好。”

“云渺真人?”

赵鸿疑惑地看着王德发。

王德发道:“云渺真人,就是矢口观观主的名号啊!”

“赵公子,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“哦!”

“原来她的道号叫云渺啊!”

赵鸿眼神奇怪地扫了一眼王德发。

杨茹果这个小丫头也是住西湖对面的。

也经常去道观那边上香什么的。

她却不知道自己大姨的道号是什么。

只是随大流称呼为道姑。

而王德发竟然知道自己大姨的道号叫云渺。

并且还知道她是真人。

道教中。

真人这个称呼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称为真人的。

能被称为真人的,无一不是对道教有很大贡献的人。

这种尊称,自己大姨不说。

没人会知道。

如果有人知道,那他肯定对自己大姨很熟悉。

看来这个王德发很有问题,有很大的问题啊!

“赵公子,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?”

王德发被赵鸿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。

赵鸿收回视线,神色如常地笑着问道:“矢口观那边前阵子出事情了,你知道吗?”

“啊!?”

“出事情了?”

王德发很是错愕地看着赵鸿询问道: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这阵子,我一直忙着载客,没时间去道观那边,所以不知道那边出什么事了。”

赵鸿盯着王德发看了一会。

他也看不出王德发错愕的表情是真是假。

所以在沉默片刻后,有些含糊其词地说道:“听说道观那边起火了,我也只是听说啊!”

“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今天过去,正好瞧一瞧。”

“对了,你要一起过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