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凌之所以说凌秋雁是冒牌货。

是因为如果这些人知道凌秋雁是真的。

这些人是没有胆量敢对凌秋雁动手的。

这些人不动手。

怎么给他拖延时间逃跑?

而那些人在听到符凌说的话后,纷纷调转身形,向凌秋雁杀去。

“滚开!”

凌秋雁伸手一挥。

直接把一名冲上来的人击飞。

但是……

更多的人又冲了上来。

虽然这些人不是她的对手。

但——

就算是踩死几只蚂蚁,那也要时间啊!

更别说是人了。

凌秋雁望了一眼借机逃窜的符凌后,停下身形。

闪身来到最近一人的身后。

双手捧住他的脑袋说道:“放轻松,很快的,就一下!”

“咔嚓!”

随着一声咔嚓声传来。

这人的脖子直接被拧断。

解决这人后。

凌秋雁又抓住另外一名冲过来的人,重重砸向地面。

这人直接全身骨头粉碎。

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后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凌秋雁又陆续解决几人后。

其他人终于意识到不对了。

不管对方是不是冒牌货。

就凭他们这些人,肯定是打不过的。

继续下去。

只会把命丢在这里。

剩余的人在对视一眼后。

直接四散而去。

反正这里又没有上级监视。

等逃命之后。

就说被打晕了,侥幸活下来就行了。

一个月十几两银子的俸禄,犯不着把命丢这里。

见这些人四散而逃。

凌秋雁也不去追。

而是随手从地上捡了一柄短刀,继续向符凌追去。

符凌虽然已经逃得没有了踪迹。

但不要忘了。

他心口受伤了。

伤口虽然能暂时用真气封住,但血腥味是封不住的。

只见凌秋雁从腰间掏出一根手指大小的竹筒。

竹筒打开后。

从里面爬出一只通体金黄的血蜂。

凌秋雁把沾有符凌心血的手指递到这种血蜂面前。

血蜂在手指上爬了一下。

然后就向了一个方向飞走了。

凌秋雁连忙跟上。

很快血蜂就飞到了城外的一个小村庄。

村庄不大。

住了十几户人家。

随着凌秋雁进入,村庄农户养的土狗,立即狂吠起来。

“汪汪~”

声音在这夜晚,显得格外地刺耳。

凌秋雁皱了皱眉头。

一把抓住血蜂,身形停在一处上风处,然后洒出一把粉末。

随着粉末飘散开来。

村庄内的那些土狗,立即不作声了。

这些药,不会致死。

只会让这些狗,睡到明天天亮。

做完这一切后。

凌秋雁这才重新放出血蜂。

血蜂开始在村里四处转悠起来。

这说明符凌躲在村里。

不过,这家伙没有进屋。

进屋的话。

血蜂早就找到他了。

这家伙只能躲在气味很复杂的地方。

以至于血蜂找不到了。

凌秋雁收起血蜂,然后在村里缓慢,悠闲地逛了起来。

村里静悄悄的。

除了偶尔村里房间里,发出的一些声音外。

外面连虫鸣声都消失了。

凌秋雁花了一点时间。

把村子都逛了一遍。

没有找到符凌。

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寻找。

既然正常的地方找不到,那就去不正常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