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没感觉有什么变化啊!”

梁元不解地看着赵鸿。

赵鸿却没有回他。

因为此时他体内一贯以平稳,祥和的太极真气铸成的,竟然变得狂暴起来。

要不是太极真气本就以温和著称。

他此时恐怕早就受不了,体内狂暴的真气了。

赵鸿强压下体内的不适道:“我想现在拉二胡的人,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”

从二胡的声音传来开始。

体内真气就开始暴走。

这么明显的变化。

他要是还反应不过,那可真成傻子了。

赵鸿招呼了一声。

随即就循着二胡的声音寻找了过去。

而随着渐渐接近二胡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赵鸿只感觉。

体内太极真气的暴动,越发严重了。

就连先前没有感觉的梁元。

也感觉到了不适。

梁元看着额头都开始冒冷汗的赵鸿道:“要不,你留在这里,我带人过去?”

赵鸿看了一下梁元带来的人。

这些人只是寻常的士兵。

赵鸿猜测。

二胡的声音对真气越强的人,影响就越大。

普通人反而一点事都没有。

这种手段……

简直是对付江湖大佬的必杀技啊!

“我没事!”

赵鸿摇晃了一下脑袋道:“加快脚步,赶紧过去,一定要找到这人。”

梁元见他这样坚持。

倒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只是伸手扶住赵鸿的肩膀,然后默默加快了脚步。

然而在走了一阵后。

赵鸿的眼神却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。

因为四周的场景。

他来过。

不就是他给李狐爷孙租房子的地方吗?

只不过当时他来的时候。

走的是另外一条路。

并且越往前走。

赵鸿的眼神就越古怪。

因为二胡的声音,就是从李狐爷孙的院子那边传来的。

而在李狐爷孙院子的外面。

此时已经倒了一地的黑衣人。

这些人蜷缩在地上。

发出痛苦地呻吟声。

赵鸿压着体内真气暴走带来的疼痛感与梁元对视了一眼,然后迅速向院子那边走去。

走出几步后。

梁元对身后那些毫无反应的士兵说道:“把地上这些人全都给我抓起来。”

“但凡敢反抗,全部就地格杀勿论。”

现在这种情况。

明显不是普通人能应付的。

不等着这些人出了问题,把他们解决掉。

等下等他们恢复过来。

再想处理。

那就难了。

梁元这番吩咐,倒也算得上杀伐决断了。

“是!”

那些士兵,开始处理倒在地上的黑衣人。

赵鸿却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些了。

他迅速来到院门口。

推开院门。

院内同样倒了一批黑衣人。

而在院子的最里面。

李快嘴坐在一张小板凳上面。

缓慢地拉着二胡。

而在他身边。

还站着一位浑身湿漉漉的老者。

老者正是那天卖给赵鸿天命棋谱的老乞丐。

而在他们两人身后的房间内。

李狐这小子带着一名小孩,紧张地向外张望。

因为在李快嘴和老乞丐的前面,还站着一些人。

其中一人。

赵鸿非常地熟悉。

正是今天白天见过的白鸿轩。

白鸿轩一袭儒袍。

静静地站在一处角落。

清风站在他身后。

而在白鸿轩的不远处,还站着两人。

一男一女。

年纪都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