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怎么了?”

也不知道发呆了多久。

赵盼儿走了过来。

来到赵鸿身后,双手捧着他的脑袋,让其倚靠在肚子上。

随后用手轻柔地揉着他的太阳穴问道:“什么时候这么忧愁了?”

“有吗?”

赵鸿轻笑一道。

“眉头都皱成老人了。”

“是吗!?”

赵鸿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:“可能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了吧!”

听到这话赵盼儿一个闪身坐到赵鸿的大腿上,双手搂住他脖子,充满笑意的看着他道:“吃饭,吃完饭,今晚……”

“今晚怎么?”

赵鸿目光灼热地与赵盼儿对视着。

赵盼儿伸出白皙的手指在他脸上划拉了一下,起身充满笑意道:“吃完饭就知道了。”

说完起身,摇晃着丰腴的腰肢,向房间走去。

赵鸿深深地望了一眼江面。

随即把心中的杂念全都甩出了脑袋。

管他呢!

人生苦闷,当及时行乐。

赵鸿起身跟了上去。

进屋后。

赵盼儿已经把饭菜全都摆在桌上了。

“喝酒吗?”

赵鸿刚坐下,赵盼儿就看着他询问道。

“喝!”

赵鸿道:“只要你的酒,我都喝。”

“讨厌!”

赵盼儿娇羞地地看了赵鸿一眼。

然后拿出一瓶装饰精美的酒,神情有些恍惚道:“这瓶女儿红是我懂事时,当时的阿母为我埋下的。”

“本来那天晚上就该启封的。”

说到这里赵盼儿横了赵鸿一眼道:“但是你太猴急了,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对于这句话,赵鸿却如同没有听到一样。

抓住重点问道:“当时的阿母?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有几个娘亲吗?”

本来还很娇媚的赵盼儿,神情顿时一滞。

神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道:“你听错了,我说的就是我阿母。”

“是吗!?”

赵鸿看着赵盼儿神情有些古怪地说道:“你在说谎哦!”

“你刚才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了。”

“你难道不知道,你平常不管说什么,都很自信。”

“只有在说谎的时候……呜呜……”

赵鸿话还没说完。

赵盼儿就掀开女儿红的酒坛的盖子,抿了一口。

然后起身来到赵鸿身边。

俯身而下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赵盼儿这才直起腰身,有些呼吸不畅地问道:“酒如何?好喝吗?”

“进口佳酿,入口柔顺。”

赵鸿一把搂住赵盼儿,让其坐在腿上道:“有这么好的酒,不拿出来,到现在才拿出来给我喝,该罚!”

“大爷,你想怎么罚奴家呢!”

赵盼儿眼神幽怨地看着赵鸿道:“要不奴家伺候你吃饭!?”

“吃饭还不够!”

赵鸿凑近赵盼儿耳边低声道:“自己把鸡腿放进去,然后再伺候我吃饭。”

“鸡腿?”

“哪里来的鸡腿?”

“没鸡腿啊!”

“只有鸭腿!”

赵盼儿先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。

眼神娇媚地看着赵鸿,楚楚可怜地问道:“大爷,真要如此吗?”

“好羞羞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准手叠词!”

赵鸿很是无语地用脑袋撞了赵盼儿额头一下,催促道:“快点,我这是命令你,不是和你商量!”

“你就知道欺负我!”

赵盼儿幽怨地嘟囔了一声。

然后站了起来。

面对着赵鸿微微蹲下。

赵盼儿双手摸索了一会后,这才小心翼翼地坐下。

“嘶~”

赵盼儿坐下的瞬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