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回到茶坊的时候。

茶坊内只有五娘一个人在忙碌。

赵盼儿,清风和秋风都不在。

“五娘,其她人呢?”

见赵鸿回来,五娘当即说道:“刚才有人来找清风,说有人找她。”

“好像是她叔叔还是她什么人!”

“盼儿和秋风姑娘陪她去了。”

“叔叔?”

赵鸿微微一愣,然后问道:“她们去哪里了?”

“钱塘江边的观潮亭。”

赵鸿闻言转身就走。

钱塘大潮,惊涛拍岸。

每年都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观潮。

为了防止出现意外。

衙门在钱塘江边设了观潮亭。

五十步一个亭子。

每个亭子都相互连接。

累了也可以停下来休息。

整条观潮亭有整整五十里。

五十里观潮亭,壮观异常。

观潮亭距离赵盼儿的茶坊并没有多远。

很快赵鸿到了。

观潮亭边人来人往。

有踏青的富家小姐,也有为讨生计,而来这边贩卖物资的农家妇人。

也有吟诗作对的书生。

热闹非凡。

赵鸿顺着观潮亭走了一会,一眼就看到了赵盼儿。

赵盼儿和秋风站在廊亭边上。

望着汹涌拍岸的钱塘江水发呆。

“赵盼儿,秋风。”

赵鸿喊了一声。

赵盼儿和秋风几乎同时转头看过来。

“姑爷。”

秋风立即站好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听五娘说,清风的叔叔找来了。”

赵鸿看着两人问道:“清风人呢!?”

赵盼儿闻言,指着一个方向说道:“他们在那个亭子里谈话。”

赵鸿顺着赵盼儿指着方向看去。

不远处的亭子内。

清风坐在里面的石凳上背对着自己。

清风面前是张石桌。

而在桌子的对面,坐着一名两鬓斑白,身穿儒袍的中年男子。

看到中年男子的瞬间。

赵鸿直接就愣住了。

这不就是刚才向他买蜜饯的中年男子吗?

似乎察觉到了赵鸿的目光。

中年男子抬头望了他一眼。

男子对于赵鸿出现在这里,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。

只是平淡地看了他一眼。

继续低头和清风说着什么。

赵鸿并没有立即过去,而是收回视线,看着赵盼儿问道:“你们确定,那位是清风的叔叔吗?”

“应该错不了!”

一旁的秋风说道:“白家虽是武将世家,但是却出了一名麒麟子,叫白鸿轩。”sbooktxt.com

“两岁识字,三岁就会百字文,到十岁的时候,就已经能作诗了。”

“先帝还曾经召其入宫对答,对答之后先帝大喜,赏赐了好多东西。”

“甚至还扬言等其成年,就许以官位。”

“不过……可惜,后来白鸿轩生了一场大病,大病之后身体就不好。”

“渐渐地露面就少了。”

“那时又恰好蛮人南下,几乎打到京城脚下。”

“也是这个时候,清风父亲崛起。”

“他凭一己之力,凿穿了整个蛮族大军,活捉了蛮人的首领。”

“从此一战成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