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?”

赵鸿错愕地看着中年男子:“一份蜜饯,也不值得你这样帮我吧!”

中年男子和煦地看着赵鸿道:“不为什么,就图我乐意。”

说完中年男子转身就走。

赵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。

但没一会的工夫,中年男子就已经混入人群消失不见了。

赵鸿也只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给收了回去。

提着蜜饯往茶坊而去。

只是没走几步。

他又停下了。

因为他看到一道身影脚步匆匆地进了旁边的药店。

这人正是雪儿。

赵鸿犹豫了一下,并没有跟进去。

而是站在原地等了一会。

就瞧见雪儿抱着几包药,脚步匆匆的从药店出来。

赵鸿并没有跟上去。

而是在原地站了一会,这才药店走去,

“客官,看病还是抓药?”

一进去。

一名药店伙计就迎了上来。

赵鸿张望了一下。

药店里的人并不是很多。

“刚才是不是有一位姑娘前来抓药?”赵鸿询问道。

这名伙计闻言,立即神情警惕地看着赵鸿道:“客官,小店遵纪守法,不外泄客人的信息。”

赵鸿从腰间抽出一张银票塞进伙计手里。

伙计低头一看。

手就是一抖。

竟然是一张十两的银票。

这可相当于他好几个月的工资了。

不过药店有药店的规矩。

可不能为了一时的利益,而断了自己长期的利益。

所以伙计还是咬了咬牙,把银票退回给赵鸿道:“客官,小店是有原则的……”(妖妖奇葩小说网)1178xs.com

他话还没说完。

赵鸿又掏出一张银票塞了过去。

伙计低头一看。

十分不争气地呼吸一滞。

竟然是一张五十两的。

这可能是他一辈子都存不下的钱财。

“老爷,原则上小店是不能告知别的客人信息的,所以……还请您不要声张,不然我这个工作可就……”

“放心,我谁也不会说的。”

赵鸿很是满意地说道:“现在和我说说,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女子,在你们这里抓了药?”

“老爷,你说的是不是穿着碎花裙,裹着青色头巾的女子?”

“对,就是他!”

赵鸿道:“他抓了什么药,你把药方给我看一下!”

“你稍等。”

伙计立即往柜台走去。

没一会儿去而复返,递给赵鸿一张药方。

赵鸿接过药方看了起来。

伙计生怕赵鸿看不懂,立即提醒道:“老爷,这张药方明面上是治跌打损伤的,实质上是治内伤的,把这几味药去掉就好。”

“我看得懂。”

赵鸿道:“这服药治疗外伤效果不怎么样,但是去掉几味药,却是治疗内伤的好方子。”

说着赵鸿看着这名伙计道:“不错啊!你这都能看出问题来?!”

伙计嘿嘿一笑道:“回老爷,我家祖上三代都是游方医师,我从小接触的古怪药方多一点,所以看出问题来了。”

“不错,好好干!”

赵鸿随意夸奖了一句道:“今天我没来知道吗?”

“懂!”

“我懂!”

伙计立即道:“我今天没见过老爷。”

赵鸿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只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,对伙计招了招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