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帮我找到他就行。”

赵鸿道:“找到他,把他逼出来就行。”

“剩下的,我会让人去处理的。”

梁元闻言,沉吟了片刻后说道:“这只是一件小事,不过你能告诉我,对方是什么人吗?”

如果是个普通人。

梁元相信赵鸿自己就能把这事给办了。

根本就不会再来麻烦自己。

帮忙可以。

但帮忙的前提是不给自己惹麻烦。

“对方是官面上的人,不过他来这里,是隐瞒了身份,外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
“这件事难办吗?”赵鸿问道。

听到对方是官面上的人,并且还是隐藏了身份来的。

梁元顿时就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这事好办。”

梁元看着赵鸿道:“只是稍微有点麻烦而已。”

“怎么个麻烦法?”

赵鸿看着梁元道:“是要用钱解决吗?”

“钱?不用钱!”

梁元道:“赵大人,我们两个谁跟谁,谈钱多伤和气啊!”

“这件事,得需要你跑一趟韩县尊那边,只要韩县尊那边跑通了,你这件事特别好办。”

“并且还能让对方有苦说不出,事后也没办法报复。”

“什么招?”

赵鸿一下就打起了精神,看着梁元问道。

梁元凑近了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你找县尊要一份通缉令,然后把他的画像以及信息写上去。”

“你要是想弄死对方,直接按照死刑犯来写。”

“你要是想小惩大诫,那就偷盗官府衙门的江洋大盗。”

“这两样的通缉令都是发往全国各地的。”

“这通缉令一出,我保管他寸步难行。”

“就算他侥幸逃脱,并且证明了自己的身份,并且表示自己不是罪犯,这也是一个笑话。”

“如果上头因为这事来责备你,你就说衙门里的小吏弄错了信息。”

“找那种年纪大了,快要在衙门干不下去的人。”

“给他一笔钱,让他把这个责任给背了。”

“这人最多丢掉衙门这口饭,对他来说不但不亏,还赚了一笔。”

“而对于我们这些当官的人来说,只要面上过得去,事情真正的原因没多少人去关心的。”

“当然,他想要报复也是可以的,不过得他亲自出手才行。”

说到这里,梁元看着赵鸿道:“赵大人,你既然准备弄他了,应该不怕对方亲自对你报复吧!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看着说的眉彩飞扬梁元,久久无言。

“怎么了?”

梁元见赵鸿盯着他看,本能地后仰了一下,很不自在地说道:“你盯着我看干什么?”

赵鸿道:“你们这些人手段可真黑,这种手段都能想得到?!”

“这要是没点能力的人,分分钟被你们给玩死!”

“胡说!”

梁元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这怎么能叫黑呢!”

“这只是下面小吏粗心大意,犯了错而已。”

“并且我们也给出了处理。”

“把他踢出衙门了。”

“这只是一次工作上的失误而已。”

“这可从来都不是什么打击报复!”

“……”

“六!”

赵鸿竖起一根大拇指道:“手黑,心更黑,我喜欢!”

说着赵鸿起身道:“我现在就去找县尊大人要通缉令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