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们两个能成不是应该的吗?”

赵鸿道:“郎有情妾有意,不成才是怪事呢!”

赵鸿和五娘又闲聊了一会。

赵盼儿从后院走了出来。

不过她身上又换了一套暖黄色的衣裙。

“五娘,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

赵盼儿看着五娘询问道。

“准备好了。”

五娘把礼盒重新递给赵盼儿。

赵盼儿接过礼盒后,看着赵鸿说道:“好了,我们走吧!”

赵鸿和赵盼儿一同向外面走去。

清风本来想跟过去的。

但被秋风给拽住了。

“你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?!”

秋风看着清风有些埋怨道:“姑爷,明显是要跟赵掌柜单独相处,你跟过去干什么!?”

清风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脑袋,然后重新坐下。

只是在坐下后,眼中却闪过一抹,谁也看不到的忧愁。

……

杨七住在东城的一条巷子里。

巷子有点偏僻。

不过里面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

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小门小户。

院子里养的都是一些鸡鸭鹅等一些家禽。

臭气熏天不说,

还有很多小孩在院子玩闹。

走街串巷,跑来跑去。

见赵鸿和赵盼儿两人穿着光鲜亮丽,纷纷趴在院墙的墙头张望。

探寻是谁家来了富亲戚。

“杨七怎么住这种地方?”

赵鸿捂着鼻子呢喃道。

赵盼儿却神色如常地说道:“他说这里有人味,不像别的地方冷冰冰的。”

说话间赵盼儿敲响了一间破败的院门。

“谁啊!”

杨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赵鸿直接推开院门,笑着说道:“是我,赵鸿,杨七我现在进来,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!”

推开院门后。

赵鸿一眼就看到杨七坐在院里。

一脚一手,全都绑着绷带。

一名三十多背着一岁多小孩的妇人,正在照顾他。

看到这一幕的赵盼儿惊愕问道:“杨七,你不是掉水里了吗?”

“这伤怎么像是被人打的?”

见到赵鸿和赵盼儿进来,杨七立即挣扎地想要起身相迎。

“少爷,赵掌柜!”

“坐下,坐下,你赶紧坐下!”

赵鸿连忙摁下杨七道:“都这样了,动什么?”

“少爷,一些小伤。”

杨七看着赵鸿苦笑道:“不碍事的!”

“你伤碍不碍事我不管!”

赵鸿看着院内,手忙脚乱,背着孩子收拾院子,眼神暧昧道:“这位是嫂子?!”

听到赵鸿的话。

妇人立即羞红着脸抵触下头颅。

“什么嫂子!”

杨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春娘就是隔壁的,见我行动不便,过来帮我收拾一下院子而已。”

“当然不白收拾,我给钱的!”

赵鸿和赵盼儿眼神古怪地看着辩解的杨七。

杨七被两人盯着很不好意思,当即对着妇人说道:“春娘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这里不用收拾了!”

春娘看了他一眼,然后默不作声地起身离开了。

简直就和听话的小媳妇一模一样。

“杨七,你可以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