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查这么多东西,那岂不是要离开很久?”

赵鸿看着凌秋雁问道。

已经穿戴整齐的凌秋雁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赵鸿,眼神古怪地问道:“怎么?你希望我离开很久?”

“怎么会呢!”

赵鸿道:“我可能舍得你离开?”

“我恨不得无时无刻都和你粘在一起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凌秋雁嘴角带着笑意,坐到床边道:“那我现在继续去床上躺着?”

“和你躺到天荒地老?”

听着凌秋雁的言语,赵鸿浑身肌肉本能地紧绷了一下。

不过很快,他就神色如常地说道:“好啊!”

“那就来床上躺着吧!”

“我们哪里都不去。”

什么叫输人不输阵?

这就是!

看着赵鸿嘴硬的样子,凌秋雁给了他一个白眼道:“行了,不和你闹了!”

说着在赵鸿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:“我走了!”

赵鸿看起凌秋雁离去的背影。

一脸的懵逼。

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。

他有些呆呆地呢喃道:“我这是被调戏了?!”

“不是因为我调戏她吗?”

“这女人……回来了,我一定要惩罚她!”

“惩罚她十天不和自己睡!”

“你是罚我,还是奖励你自己呢?”

然而赵鸿话刚说完,凌秋雁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。

赵鸿抬头看去。

凌秋雁站在门外,脑袋探进房间内。

眼神古怪地看着他。

“……”

赵鸿沉默片刻后问道:“你不是走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

“我不回来,怎么知道你竟然这么恶劣!”

凌秋雁道:“竟然以惩罚我的名义,来奖励自己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再次陷入了沉默。

沉默片刻后,他直接躺在床上说道:“我困了,睡觉了,别打扰我!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装!”

“我不吃你这一套。”

凌秋雁道:“我回来是有事要叮嘱你的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赵鸿用被子蒙住脑袋,闷闷地问道。

“彩蛛!”

凌秋雁道:“这里有一瓶药,你每天给她投喂一粒,大概七天左右,她就恢复正常了。”

凌秋雁把一瓶药抛到床上。

刚好落在赵鸿的肚子上。

“知道!”

赵鸿随手就把药瓶给收了起来。

凌秋雁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转身离开了。

这次是真得走了。

赵鸿在床上躺了一会,在确定凌秋雁真的走了。

没有再回来。

这才把脑袋从被窝里探出来。

“可算走了!”

赵鸿捂着腰从床上坐起来道:“整个一压榨姬啊!”

“这要是在家待一个月,我可能就要给自己办丧事了。”

赵鸿一边呢喃着,一边从床上爬起来。

等到他穿戴整齐,推开房门。

阳光照射到他脸上的时候,他竟然生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“清风。”

赵鸿在院内四处张望了一下,大声喊道:“清风!?”

“少爷!”

没一会儿,清风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。

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“有吃的吗?”

赵鸿捂着肚子道:“可饿死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