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人,到了。”

赵鸿坐在轿上摇晃了一阵。

沈华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,同时轿子也停了下来。

轿子停下来后。

熊大三人想要去掀帘子,却不承想沈华直接抢在他们前面。

掀开了帘子。

“大人,请下轿。”

沈华一手掀开帘子,一手挡住轿子的门框,防止赵鸿撞头。

赵鸿神情自若地下了轿子。

这才发现。

轿子停的地方是凌赵资本对面的酒楼门口。

沈华当即解释道:“大人,一大早就去叨扰您,想着你还没吃早饭,所以就把见面的地方定在了这里。”

“大人你放心。”

“酒楼虽小,但五脏俱全,你想要的里面都有。”

他把都有两个字故意咬得很重。

让人一听就懂是什么意思。

赵鸿神情平淡地点了点头,然后向酒楼里走去。

反正他是打死不碰女人了。

最起码暂时不碰。

看着赵鸿淡定的模样。

在旁边候着的熊大三人对视了一眼。

大人不愧是大人。

都这样暗示了。

还这么镇定自若。

要是他被这样暗示,恐怕早就急不可耐了。

沈华同样感叹不已。

大人就是大人。

就这份气度。

值得自己学习数年啊!

当然想归想,沈华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。

他快步追上赵鸿道:“大人,大家都在二楼,等着你的大驾光临。”

一行人上了二楼。

一间包间内。

里面有五六个人。

这些人年纪都不大,全都在二十岁左右。

穿着休闲儒袍。

随着赵鸿一行人进来。

本来还在闲聊的几人,立即起身道:“见过大人。”

赵鸿摆了摆手道:“不用客气。”

说着赵鸿坐到主位上。

沈华立即介绍道:“大人,这位是慕富,现任仓史。”

仓史也就是仓库管理员。

“见过大人。”慕富立即起身行礼。

沈华道:“大人,你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仓史,他却有过目不忘的能力。”

“但凡他看一眼就能记得一清二楚。”

“并且仓库里有多少东西,他只需要看一遍账簿,就能知道账簿有没有问题。”

赵鸿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:“你有这种本事,怎么在衙门内当个小小的仓史。”

慕富苦笑道:“大人,我这过目不忘的能力只在数字上。”

“对于四书五经,圣贤书,我是一点都记不住。”

“所以我考不上科举,只能托关系,在衙门内当个小小的仓史,混口饭吃,养家糊口。”

赵鸿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沈华道:“你继续。”

“是,大人。”

沈华指着另外一人介绍道:“秦功,衙门小吏……”

“大人。”

“柏思……”

“大人。”

沈华一个个详细介绍着众人。

赵鸿认真地听着。

这些人都是衙门内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。

并且家世都不是很好。

也只有这些人。

才敢跟着搏一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