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还有些感动的赵盼儿。

在听到赵鸿的最后一句话后。

瞬间破防。

直接给了赵鸿一拳:“去死吧!混蛋。”

说完就气呼呼地往自己房间走去。

“嘶~”

直到这时,赵鸿才敢小心翼翼地掀开衣服查看伤口。

“肉都给咬烂了,这女人是属狗的吗?”

“牙齿这么厉害!”

赵鸿看着皮肉外翻的伤口,一阵龇牙咧嘴。

就在赵鸿想找东西包扎一下的时候。

赵盼儿拿着一卷绷带和一瓶金疮药走了出来。

“你过来。”

赵盼儿对赵鸿说道:“我给你上药。”

赵鸿也不矫情。

直接走过去让赵盼儿上药。

赵鸿看着认真帮他处理伤口的赵盼儿这才缓缓解释道:“这半个月,不是我不想露面,而是我家娘子生病了。”

“整整半个多月,我都在照顾她。”

“所以没时间来找你。”

正在处理伤口的赵盼儿微微一顿,然后低垂着眼眸说道:“刚才怎么不解释?”

“刚才解释有用吗?”

赵鸿道:“当一个人充满怨气的时候,所见所闻都是充满怨气的。”

“不给你把怨气发泄出来,我解释你就会听吗?”

“你只会认为我在找借口。”

听完赵鸿的解释。

赵盼儿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郎君,你这般解释,倒不如不解释,省得显得我无理取闹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嘴角抽搐了一下道:“你们女人对这种阴阳怪气的话,都是天生就会的吗?”

“哪有。”

赵盼儿道:“平常妾身都是这般和郎君说话的,只是郎君你记坏不记好。”

“只记住了妾身的坏,一点好都记不住。”

“也是,像郎君这般优秀的奇男子,又怎么可能记住我这般人的好呢!”

“倒是妾身让郎君厌烦了,是妾身的不对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赵盼儿,你够了!”

赵鸿满头黑线地说道:“你再这样,我就走了。”

“走就走,谁怕谁!”

赵盼儿刚好帮赵鸿包扎后,听到赵鸿的话后,伸手拍了一下他的伤口,然后转身就走。

“嘶~”

赵鸿捂着伤口,看着赵盼儿道:“你有病吧!”

“刚帮我包扎好,又拍一下。”

“是想痛死我吗?”

本来已经走远的赵盼儿停下脚步,听到赵鸿的话,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冲他甜甜一笑道:“妾身有病,郎君可有药?”

“有啊!”

赵鸿微笑道:“你过来,我喂你吃药。”

“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反胃,呕吐出来就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盼儿几乎是秒懂赵鸿的意思。

当即回瞪了赵鸿一眼道:“不知羞,我走了,工地那边还有事要我去处理。”

“税的事情你别忘了!”

看着赵盼儿渐渐远去的背影,赵鸿大声提醒道。

“放心,就算把你给忘了,也忘不了。”

赵鸿无奈地摇了摇头,也准备离开这里。

但就在这时。

他突然瞥见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趴在屋顶上。

定睛一看,正是彩蛛。

好家伙,搁这偷听呢!

“彩蛛,你给下来。”

意识到被发现的彩蛛,直接起身喊道:“少爷,我要去保护赵掌柜了,有事下次再说。”

说完运转轻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