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微微一笑。

没有再回话。

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待了一会。

房门被秋风急匆匆地推开。

“姑爷,小姐,我把药买回来了。”

秋风提着两个药包,喘着粗气,气喘吁吁地看着赵鸿和凌秋雁两人。

赵鸿揉了揉眉心,有些无奈道:“买回来了,那就去熬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秋风呆了呆,然后急匆匆又跑走了。

赵鸿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,然后起身来到桌前。

看了一眼清风送来的饭菜。

有鸡汤,有烤肉。

赵鸿把鸡汤单独给倒到碗里,然后端着碗,拿着勺子,重新坐到凌秋雁身边道:“我先喂你喝鸡汤,等会吃药!”

“难受,不想吃。”

凌秋雁摇晃了一下脑袋。

“乖,听话。”

赵鸿用勺子盛了一勺汤递到凌秋雁嘴边:“来,张嘴!啊~”

面对赵鸿的强行投喂,凌秋雁只能无奈地张开小嘴。

“这才怪嘛!”

“来,再吃一口!”

赵鸿夸奖了一句。

凌秋雁对着他翻了个白眼。

但还是听话地再吃了一口。

“夫君!”

在咽下鸡汤后,凌秋雁看着赵鸿突然喊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

赵鸿疑惑的看着她。

凌秋雁迟疑了一下问道:“夫君,如果……我说如果,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,你会怎么办?”

“凉拌,还能怎么办!”

赵鸿想都没想就回道:“最起码,现在是真实的。”

“我有一个娘子叫凌秋雁。”

“即便生病了,她还不忘咬我。”

“当下,我身上的疼痛是真的。”

“所以……以前和未来的真假,有那么重要吗?”

赵鸿伸手握住凌秋雁的小手道:“把当下过好,少想些有的没的。”

“人嘛!开心就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凌秋雁听完赵鸿的话,没有说话。

在沉默了好久之后,她这才说道:“过好当下虽然重要,但……”

“我心中愤怒,却犹狂霸野马,不平此事,我心难安!!!”

“所以—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赵鸿看着凌秋雁犹豫地问道:“现在能和我说了吗?”

“不能!”

凌秋雁拒绝道:“夫君,此事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“你一日是我夫君,一辈子都是我夫君。”

“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,你都要相信我好吗?”

凌秋雁认真地看着赵鸿。

赵鸿点了点头,笑道:“当然,你是我娘子,我不信任你,还能信任别人吗?”

“来,趁热把鸡汤喝了。”

赵鸿关切地把手中鸡汤递到她嘴边道:“出汗,能加速退烧。”

“嗯!”

凌秋雁轻嗯了一声。

听话地喝完了鸡汤。

等到她喝完鸡汤,赵鸿吃完饭。

秋风端着熬好的药走了进来。

凌秋雁在喝完药之后,就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折腾到此时。

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赵鸿也没走。

就躺在凌秋雁身边休息。

他没敢睡,随时观察凌秋雁的病情。

发烧不比别的病。

别的病,喝药之后好不好,也没什么大碍。

但——

发烧是真的能烧死人。

特别像凌秋雁这种练武,身体强壮之人。

突然发烧。

这说明身体出了很大的问题。

体内的免疫系统火力全开了。

才会突然发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