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回家,回家!”

赵鸿忙不迭地回道:“我今晚回家!”

今天再留在这里。

他怕自己要死在这张床上。

见赵鸿这副害怕的模样,赵盼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垃圾!”

“对,我就是垃圾!”

赵鸿道:“我没用,行了吧!”

该认怂的时候,还是要认怂。

到现在,他还感觉有点痛。

“废物!”

赵盼儿不屑地把鸡汤放到桌边道:“你自己吃吧!”

说完就坐到梳妆台前。

开始梳妆打扮。

她其实也不好受。

两人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了。

现在不过是强撑着而已。

赵鸿松了一口气,强撑着从床上坐起,端起枸杞炖鸡汤喝了起来。

他一边喝,一边看着梳妆打扮,挽起妇人发饰的赵盼儿,暗自想到:“看来需要想办法联系一下李欢儿,弄一本合欢宗的功法了。”

“不然,自己还真扛不住了。”

“一个赵盼儿就这么难对付,还有凌秋雁,清风,明年可能还要再加一个陆青梅。”

凌秋雁和陆青梅都是练武的。

身体素质也是最好的。

要是不找一本合欢宗的功法练一练。

自己恐怕要英年早逝了。

赵盼儿挽起青丝,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粉色的衣裙和一个荷花肚兜。

她拿着荷花肚兜,比划了一下。

然后对着赵鸿问道:“我穿这个好看吗?”

“不穿最好看。”赵鸿随口回道。

“那就不穿了。”

赵盼儿把肚兜一丢,就开始换裙子。

“……”

赵鸿立即就不淡定了。

粉色裙子是轻纱的,很透。

要是不穿,那不全露了吗?

露是没问题。

但只能露给他一个人看啊!

他当即把鸡汤往旁边一放,然后一蹦跳就跳下了床。

从地上捡起肚兜就塞给赵盼儿道:“不行,你赶紧穿上。”

赵盼儿笑非笑地看着赵鸿道:“你不是说,不穿最好看吗?”

“不穿的确是最好看。”

赵鸿道:“但那只限于我们两个,懂吗?”

“赶紧地!”

“你别废话!”

赵鸿催促道:“你要是让别人看了,看我怎么锤你!”

“那你帮我穿!”

赵盼儿把手中衣服塞到赵鸿手里。

赵鸿脸色就是一变。

他有些不自然地说道:“还是你自己穿吧!”

“我怕自己把持不住。”

“把持不住,就把持不住呗!”

赵盼儿道:“我现在是你的人了,你还怕什么?”

“难道,你怕我吃了你?”

“还是说……”

说到这里赵盼儿没有再说话,而是用眼神看了一眼赵鸿双腿。

“……”

挑衅!

这是赤裸裸的挑衅。

输人不输阵。

赵鸿咬了咬牙道:“我帮你换,我就帮你换,不过我也有要求!”

“行啊!”

赵盼儿回道:“只要你帮我,我就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……

半个时辰之后。

赵鸿脸色苍白。

他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,确定院内没有人,这才捂着后腰,脚步轻浮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“赵姐姐,我先走了!”

赵鸿道:“明天我来检查,你要是没按我的要求,那我可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屋内的赵盼儿没有回话。

赵鸿自顾自地走了。

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。

赵盼儿才穿戴整齐,从房间内出来。

不过她没有穿那件粉色的衣裙。

而是穿了一条比较厚实的素色白裙以及一双白色绣鞋。

赵盼儿脚步有些奇怪地来到前院茶坊。

今天茶坊没人。

赵盼儿找了个地方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