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睡柴房!?”

赵鸿黑着脸看着赵盼儿道:“你就这么狠心吗?”

“我不光狠心,还很无情。”

赵盼儿冷着一张脸说道:“等下,你自己把柴房收拾出来。”

“收拾不出来,你自己想办法睡。”

“噗~”

一旁的彩蛛一个没忍住。

噗嗤一声就笑出了声。

赵鸿立即瞪着她。

彩蛛往赵盼儿身边躲了躲,然后不甘示弱地说道:“公子,我家盼儿,为你想得这么周到,给你安排了住所,让你不用流落街头!”

“你怎么不开心地笑呢!?”

“是因为天生就不爱笑吗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恨不得撕烂了彩蛛那种张嘴。

可真动手,自己又不一定打得过。

想要威胁她!

但是在赵盼儿面前,自己还真不好提凌秋雁。

不然以赵盼儿的性格,自己恐怕真的要睡柴房了。

“你给我等着!”

赵鸿用眼神威胁了彩蛛一眼。

然后默默地坐到桌旁,端起碗筷吃饭。

现在沉默是最好的反击。

“彩蛛,吃饭。”

赵盼儿见赵鸿罕见认输,内心有些开心的让彩蛛坐下吃饭。

彩蛛也像是抓住赵鸿弱点了一般。

挨着赵盼儿坐下,然后不停用眼神挑谑赵鸿。

赵鸿几次看着她,想要说些什么。

但每次还不等他说话。

赵盼儿就看向他。

很明显地护着彩蛛。

赵鸿也只能憋屈地继续吃饭。

彩蛛见赵鸿不搭理自己。

挑衅了一阵子。

觉得有点没意思,也就停止了挑衅。

赵盼儿见两人消停下来,就对赵鸿问道:“你那本棋谱哪里来的?”

“这本棋谱吗?”

赵鸿指了指手边的棋谱问道。

“嗯!”

赵盼儿点了点头。

“一老乞丐卖我的。”

赵鸿道:“怎么?你看出来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你没看出来吗?”

赵盼儿有些诧异地反问道。

“没有!”

赵鸿摇了摇头。

赵盼儿道:“一般的棋盘,横竖十九手,总共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,也就是落棋点。”

“你这本棋谱有些横竖二十手或者横竖十八手。”

“比一般的棋谱,大了,或者小了。”

“这种棋盘大小,只有前朝才流行,我们大赵没有这种下法。”

“前朝的下法?”

赵鸿有些诧异地问道:“大赵立国四百年,就算有前朝这种下法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说起这个。

赵盼儿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。

曾经身为清倌人,琴棋书画是要样样精通的。

她为了不以色侍人,就只能想尽办法,提升自己这方面的才华。

当年为了提高自己的棋艺。

她花了很大的代价去寻找那些棋谱的孤本。

曾经侥幸之下。

她就得到过一本前朝的棋谱。

知道前朝棋谱是什么样子。

所以才会知道,赵鸿手上这本天命棋谱的不同。

不然一般人还真发现不出来。

围棋不像象棋。

象棋只要把棋子摆好,一看就能看出不同。

但是围棋……

多画一条线和少画一条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