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赚国难财啊!”

赵鸿道:“你们就没有一点底线了吗?”

“没办法啊!”

霍雨云道:“这个钱,我们不赚,那些朝堂上的大人们怎么赚?”

“朝堂上的大人们不赚钱,那些内阁大臣怎么赚?”

“内阁大臣不赚钱,怎么有钱给皇帝捐钱。”

“皇帝没钱,怎么打仗?”

“不打仗,底下的士兵怎么能得到赏赐?”

“士兵没有赏赐,怎么消费?”

“不消费?老百姓哪里有钱?”

“老百姓没钱,那可就要出事了。”

“所以我们贩卖物资,是为了国泰民安,不是为了私利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听完之后,沉默好一会后,大义凛然地说道:“我赵某人,也愿意为了天下安定出一份力。”

“下次南下南疆的时候,也带我一个吧!”

霍雨云望向凌秋雁。

凌秋雁皱了皱眉头道:“夫君,我们不缺钱。”

“我知道不缺钱。”

赵鸿道:“但是钱这个东西流转起来,用起来才叫钱。”

“不用,只是一堆废物。”

“再说了,这年头谁会嫌钱多啊!?”

“你总得为我们未出生的儿子考虑吧!”

“坐吃山空,家族能兴旺吗?”

本来凌秋雁很反感这种发国难财的举动的,但是在听到赵鸿说起未出生的儿子。

她俏脸一红,然后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
而一旁的霍雨云,却是如遭雷击,不敢置信地看着凌秋雁道:“胖妞,你怀孕了?”

“哪有那么快!”

赵鸿道:“我们才成婚几天啊!没那么快,不过儿子总会有的吧!”

“我们这叫提前为儿子谋划!”

凌秋雁望向霍雨云道:“在船舱里腾出一点位置出来,帮我们带点货吧!”

“这……”

霍雨云为难地看着凌秋雁道:“胖妞,不是我不帮你带,而是……”

“我们给你三成纯利润。”

不等霍雨云把话说完,赵鸿就说道:“你帮家族跑船,利益都是家族的,能分到手里也是少得可怜。”

“况且你是女子,既然是女子总要嫁人的。”

“嫁人后,你敢保证你夫君会和我一样开明,让你在外面抛头露面吗?”

赵鸿言语诱导道:“你想想,以你的身份嫁的肯定也是大家族,就和你现在的那些姨娘一样,一辈子待在后宅里,几乎不可能抛头露面。”

“就算偶尔出来,也是跟着夫君一起出来。”

“连个自由都没有。”

“如果有一天,我和胖妞去看你,你想招待胖妞,都要问夫家要钱,要看他们的脸色,如果夫君不给,你连请我们吃顿饭的钱都没有。”

“你想想,这时候你该有多可怜啊!”

听着赵鸿的叙说。

霍雨云不由想到了家族里,那些整天宅在后院姨娘们。

她们看似享尽荣华富贵,其实就和笼中雀没什么区别。

连回家省亲都得夫家同意才行。

她不由把自己代入其中。

不由一阵绝望。

她跑惯了江湖,让她以后过这种日子。

还不如杀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