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?”

赵鸿有些诧异的看着黑老大。

“这个宗泽还有后手?”

“嗯!”

黑老大道:“船底有炸药,必要的时候,可以炸穿船只。”

“让船只进水,以达到沉船的效果。”

“炸药的位置只有宗泽知道。”

“他要是没死,我们可能都会葬身海底。”

赵鸿了然地点了点头。

其实吧!

现在想来,就算宗泽炸船问题也不大。

毕竟没多久。

素心雪和韩县令先后带人来了。

自己水性也不错。

只要抱着一块木板,那肯定是死不了的。

当然现在这样想肯定是马后炮。

如果搁在当时,那肯定吓得个半死。

赵鸿把这些念头甩出脑袋,看着黑老大又问道:“宗泽死了,你回去还能得到重用吗?”

“这个就不劳公子操心了。”

黑老大抱拳道:“人有人路,鼠有鼠道,我自有我的门路。”

“公子,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了。”

“再下就告辞了。”

“行,那就告辞。”

赵鸿起身回了一礼。

“江湖路远,保重。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黑老大带着小六转身离去。

两人可谓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等两人离开后。

赵鸿重新坐下,看着凌秋雁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放过黑老大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身上的江湖气很浓。”

赵鸿端起茶杯,有些恍惚地说道:“曾经年少之时,我最大的梦想就是,一人一剑,浪迹江湖。”

“如遇不平时,那就剑斩不平时。”

“我就是我,自诩人间第一流。”

“可后来进入社会才知道,那样的生活只存在梦里了。”

“我还没出门,剑就被一个名为现实的大反派给砸了个稀巴烂。”

“一次次地碰壁与迷茫,终于让我接受了现实的折磨。”

“也永远忘记了,年少之时,志比天高的,雄心壮志。”

“所以……这就是你吃软饭的理由吗?”

就在这时,彩蛛的声音从旁边传来。

情绪正准备进入高潮阶段的赵鸿,突然被打断,拉回了现实之中。

他一脸晦气地看着彩蛛道:“你娘教没教过你,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。”

“我没娘!”

“……”

彩蛛一句话,就让赵鸿彻底陷入了沉默。

“算了,不和你计较了。”

赵鸿重新看向凌秋雁道:“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……嗯,我先酝酿一下情绪。”

“从年少之时,我就立志……”

“吃软饭?”(妖妖奇葩小说网)1178xs.com

赵鸿话还没说完。

又一道声音传来。

是牵着黑虎过来的赵盼儿。

再次被打断的赵鸿,一脸无语地看着赵盼儿道:“还让不让我说话了?”

“你说啊!”

赵盼儿眨了眨眼道:“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
“我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凌秋雁看着一脸憋屈的赵鸿,带着笑意说道:“郎君,其实吃软饭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“少奋斗,多享受。”

“这种人间美事,你去哪里找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黑着脸说道:“你们一个个就不能让我抒发一下心中的情绪吗?”

“非要打断我。”

“现在好了,情绪,兴致都没了。”

赵鸿起身,一甩衣袖道:“我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