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姑听到赵鸿的询问。

在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我已经回答过你的问题了,你的次数已经用完了。”

“????”

赵鸿一脸错愕地问道:“我什么时候问你问题了?”

“刚刚。”

“刚刚?”

赵鸿顿时瞪大了眼睛道:“我是问你,我能问你,我能问什么问题。”

“对啊!”

道姑道:“这不就是问题吗?我已经回答你了。”

说完她就不再搭理赵鸿了。

转而望向素心雪道:“说说吧!你的来意是什么?”

“只要你说了,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。”

道姑话音刚落。

素心雪脚步腾挪,向出口逃去。

“飞鸿步。”

道姑轻笑一声。

她的速度比素心雪更快。

闪身之间就来到了素心雪的面前,一掌拍出。

仓皇之下。

素心雪只能硬接一掌。

“砰~”

空中凭空响起一声声爆。

这是内力相撞产生的。

素心雪直接倒飞而回。

落在地上后,身形不断后退,拖出两道划痕。

不过素心雪并没有就此放弃挣扎。

只见她在倒退的同时。

白皙的手掌在地上一吸,那根断成几节的碧玉长箫。

腾空而起。

围绕着素心雪周身周了几圈后。

犹如离弦之箭,向道姑的面门直刺而去。

“玉箫剑法。”

面对袭来的长箫。

道姑直接说出了素心雪的招式。

然后直接伸手抓住一截长箫作为武器,三下五除二地破解了素心雪的招式。

这几截玉箫是素心雪的内力控制。

现在被暴力破解。

内力直接反噬。

素心雪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。

染红了雪白长裙。

格外地显眼。

素心雪强提一口气,压下伤势,还想继续,却被道姑一掌拍在胸口。

撞击在墙壁上。

随即素心雪就犹如破布娃娃一样。

颓废地瘫坐在地。

看到这一幕的赵鸿咽了口唾沫。

要知道在船上。

追着他和彩蛛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的斗笠被素心雪一脚踩死。

而现在……

素心雪就这样轻淡描写的就败了。

这如何不让赵鸿心惊。

他看了看手中的手捧雷。

这一刻,他有些怀疑,手里的手捧雷到底对不对道姑起作用了。

要是一下炸不死她。

死的估计就是自己了。

赵鸿的动作被道姑看在眼里。

她丢下的素心雪,望向赵鸿道:“怎么?你要对我出手?”

赵鸿立即把手捧雷藏到身后。

讪笑道:“前辈,你说笑了,我怎么会对你出手呢!”

“哼,算你还有点孝心。”

道姑冷哼了一声。

然后望向素心雪道:“这点伤虽然很重,但对你来说,还死不了。”

“你要是再不说来意,那可就没有机会说了。”

“前辈,她是知真观的行走。”

赵鸿见素心雪不肯说,连忙代替她说道:“她是来找前任知真观行走的。”

赵鸿话刚说完。

就发现道姑冷冷的看着他说道:“我问你了吗?”

赵鸿立即识趣地闭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