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作主张!”

赵鸿用手拨弄了一下火药坛,自言自语地呢喃了一声后说道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sbooktxt.com

他神色如常地看着秋风道:“我明天要和素心雪走一趟矢心观。”

“麻烦你连夜去工地那边,让那边的铁匠开炉,帮我打造几样东西。”

“你再和那边说一下。”

“这些夜里起来做工的人,这个月发三倍工钱。”

“啊?好的姑爷。”

秋风先是错愕,随即点头应下。

但是她没有立即就走。

她看着赵鸿犹豫片刻后问道:“姑爷,你还没说镇南王府的事如何解决呢!”

赵鸿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既然你认为这是下面的人在自作主张,那就把这件事告诉那个萧衍吧!”

“你写封信,把这边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地写清楚,然后让人送到萧衍床头。”

“看看镇南王府的反应,我们再做下一步决定。”

秋风闻言,心中立即明了。

把信送到床头。

这就是一种威胁。

我今天能把信送到你床头,明天就能取你人头。

“我明白了,姑爷。”

“姑爷,你要工地那边的匠人做什么东西?”

秋风又询问道。

“差不多巴掌大的盒子。”

赵鸿一边比画,一边说道:“盒子用木头做就行了,盒子里面要放很多尖锐的铁屑之类的。”

“不过这个盒子要密封,最好水滴不进,然后再给我留一个孔就行了。”

其实赵鸿说的就是手雷的壳子。

只不过这个手雷是四方形的。

“然后你再去城里的炮仗店帮我买一些引线。”

“再买一些白蜡……”

赵鸿说了一大堆的东西。

秋风一一记下,然后就去办了。

“少爷,我给你做了鸡汤。”

没一会儿,清风就端着香喷喷的米饭和鸡汤走了进来。

“老母鸡炖山药。”

清风把鸡汤放到赵鸿面前道:“开黑的时候就炖着了。”

“文火慢炖,一直炖到现在。”

“你尝尝味道很好的。”

赵鸿早就饿坏了。

根本就不客气。

端起米饭,泡了鸡汤就开始大口往嘴里扒。

见赵鸿吃得这么香。

清风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再就没有比少爷吃自己做的饭菜,吃得这么香能让自己开心了。

“少爷,我刚才看到秋风姐姐出门。”

清风坐在赵鸿对面,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,看着赵鸿问道:“你是让她办事去了吗?”

“嗯,办一点小事。”

清风闻言,沉吟片刻道:“少爷,其实你也可以叫我去办的。”

“我能也把你叮嘱的事办得很好的。”

赵鸿瞥了她一眼,把手里的碗递到他面前道:“你的事,就是去帮少爷再打一碗饭来。”

“给我打这么一点饭,几口就吃完了。”

“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还以为我们吃不起饭呢!”

“算了,你把碗给我,把锅端过来吧!”

他是真的饿坏了。

从昨天晚上,一直到今天晚上。

滴水未进。

不饿才是怪事。

清风也没嘲笑赵鸿什么。

起身端锅了。

等到把锅端来后,赵鸿继续胡吃海喝。

等吃饱喝足后,就又躺到床上睡了过去。

这一次睡得很香。

同时隐约间。

他还做了一个梦。

梦中自己躺在一个发光的地方。

头顶亮堂堂的。

隐约间有人在走动,并且还在说着什么。

他努力地想睁开眼。

却怎么也睁不开。

就如同没有了眼睛一般。

越睁开,越看不清楚,反而还变得漆黑一片了。

同时心里说不出地难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