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跟在彩蛛身后潜行。

好在他在钱塘生活了好几年。

水性也可以。

不然早就沉下去了。

就在赵鸿即将憋不住气,想要潜行上去的时候。

彩蛛开始往上浮。

赵鸿连忙跟上。

等他浮上水面,这才发现两人已经到了船的另外一边。

赵鸿一边换新鲜空气,一边对彩蛛问道:“现在该怎么办?我们藏不了多久啊!?”

彩蛛吐出一口血水道:“这家伙是三两半堂的。”

“你怎么惹到这群疯子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赵鸿很是无奈地说道:“我每天就待在家里,什么地方都没去。”

“这不就莫名其妙被人盯上了,还弄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“这三两半堂是什么人?”

赵鸿询问道。

“他们是盘踞京城的一个组织。”

“专门给人干脏活的。”

“每次接活,雇主都需要给三两半的押金,因为这些家伙被人称为三更半夜见阎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些人和隐龙比怎么样?”

“当然不能和隐龙比。”

彩蛛道:“这两者没有可比性,但尺有长短,隐龙厉害,不代表里面的人都很厉害。”

“三两半比不上隐龙,不代表里面没有厉害的人物。”

“反正我是打不过这家伙。”

“落水也是故意的。”

说着彩蛛四处张望了一下道:“现在他还没发现我们。”

“我们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在水里和他躲猫猫,希望能拖到杨七他们过来。”

“那样我们就没事了。”

“另外一个,就是我们先前出来的那个通道。”

“我们重新爬回船舱。”

“船舱狭窄,硬拼我不是对手,但是这种狭窄的地方,谁生谁死,还说不定呢!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。

彩蛛眼中有凶光闪过。

很显然。

刚才的落败已经激起了他的凶性。

别看她在赵鸿面前一直很好说话。

但不要忘了。

她并不是一个好人。

“我们回船舱吧!”

赵鸿道:“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,只能走一步,看一步。”

“尽量与其周旋。”

“你们是想从那里回去吗?”

但就在这时。

斗笠男的声音却是再次从头顶传了过来。

赵鸿顿时一惊。

连忙抬头望去。

只见斗笠男正蹲在船沿看着两人。

“……”

“尼玛~!”

赵鸿心生无力。

本以为能藏一会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找到了。

彩蛛见状。

当即对赵鸿道:“你先进船舱,我拖住他。”

说完。

运转内力。

手掌重重拍打在水面。

身体腾空而起。

向着斗笠男杀去。

别看斗笠男面对彩蛛,闲庭信步的。

其实也不敢小觑。

毕竟彩蛛好歹也是隐龙的四大杀手。

手段阴险毒辣。

一不小心。

他也得吃点苦头。

说白了。

不是彩蛛太差劲,而是敌人太强大。

现在彩蛛心中发狠,所有招数都用了起来。

这下斗笠男,再也不敢拖大,专心应付起来。

上面再次传来打斗声。

赵鸿听着上面的打斗声,然后又望了望处于船尾的通道。

在沉默片刻后。

他并没有游过去。

反而往船上爬去。

他不想躲了。

和个老鼠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