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找到了。”

赵鸿在摸索了一下后。

很快就打开了隔板。

这是一个暗格。

暗格不大。

里面放着一个上等锦盒。

赵鸿拿出锦盒里面静静躺着一块石头。

正是奇石。

“我这里也找到了一些东西。”

就在赵鸿准备收起奇石的时候。

彩蛛也找到东西了。

赵鸿抬头望去。

只见彩蛛手里拿着一张带血的图纸。

图纸是从宗泽的胸口拿出来的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赵鸿走过去询问道。

“不清楚。”

彩蛛道:“反正他藏得挺严实的。”

说着彩蛛把图纸递给赵鸿。

赵鸿展开图纸看了起来。

“看起来像一幅藏宝图。”

赵鸿有些迟疑地说道:“你看这里像不像西湖,这边个标志……这是矢口观。”

赵鸿手指触摸着图纸。

看着上面的标志呢喃道:“这里画了路线,往矢口观走,转东南方向……一个洞口……”

“洞口这写了一个奇字,然后就没有了。”

“难道是发现奇石的地方?”

赵鸿迟疑地望向彩蛛。

彩蛛耸了耸肩膀道:“你别看着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算了,不管了。”

“先收起来吧!”

“首领!”

“首领!”

也就在这时。

房门外突然传来的黑老大的声音和敲门声。

赵鸿估计这家伙没找到自己。

返回来复命了。

听到他的声音,赵鸿当即道:“你赶紧把蛛丝收一下,然后我们从通道离开。”

“已经收好了。”

彩蛛亮了亮手里的银针。

“那些蜘蛛呢?”

“你也收好了?”

“它们死了!”

彩蛛有些肉痛地说道:“这些蜘蛛都是一次性的,吐完死就死了。”

说话间。

赵鸿已经开始往通道里面爬了。

“……”

彩蛛微微一滞,然后赶紧跟上。

彩蛛重新爬进通道内。

正要把出口处的木板还原成本来的样子。

赵鸿直接拦住他说道:“别弄得太完美了。”

“留一个破绽,嗯,就是那种不容易让人发现,但却又能让有心人发现的那种。”

彩蛛先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道:“你是想再阴一个人?”

“对!”

赵鸿道:“反正他们是敌人。”

“阴死一个,算一个。”

“……”

彩蛛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你做个人吧!”

“他们只是得罪了你,不是触犯了天条。”

“这样让人死得不明不白,你会遭报应的。”

话虽然说是这么说。

但是彩蛛还是按照赵鸿的要求做了。

在出入口,留下了一个隐蔽且明显的破绽。

弄好之后。

赵鸿和彩蛛往通道里面爬。

这次赵鸿在前面。

彩蛛在后面。

爬了一会,彩蛛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快点,不然我咬你屁股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有本事,你就咬……卧槽……你还真咬啊!”

赵鸿回头瞪了彩蛛一眼道:“别闹,我们现在逃命呢!”

“你让我咬的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