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说完转身就走。

而这群穿夜行衣的人。

在看到赵鸿后,同样也是一愣。

随即快速向赵鸿围拢了过去。

看着这群人围过来,秋风立即闪身挡在了赵鸿面前。

衣袖中滑出一柄匕首。

警惕地看着这些人。

为首了黑衣人,扫了一眼秋风手里的匕首后,嗓音沙哑地说道:“放心,我们不滥杀。”

“你们可认识赵鸿?”

已经暗中运转真气的赵鸿,听到这人的询问,微微一愣,然后神色如常地问道:“你们找他干什么?他得罪你们了?”

“这不是你操心的。”

黑衣人语气严厉道:“你只管告诉我们,认识还是不认识?”

“认识,当然认识!”

赵鸿咬牙切齿道:“赵鸿这个王八蛋,他就算是化成灰,我也认识。”

说着赵鸿满怀期待地看着这名黑衣人问道:“兄弟,你们也是来杀赵鸿这个畜生的吗?”

黑衣人看着赵鸿那满怀期待的眼神。

先是微微一滞,然后问道:“你和赵鸿有仇?”

“当然有仇了!”

赵鸿双手握拳,眼中满是恨意地说道:“这个混蛋不光玩我老婆,还抢我女人,竟然还强迫我女人,在大庭广众之下……之下……我要杀了他这个畜生!”

“畜生啊!”

说到最后的时候。

赵鸿那是愤恨交加,双目充血。

这把秋风和清风两人看得有些目瞪口呆。

黑衣人皱着眉头,看着愤恨交加的赵鸿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?”

“证据?”

赵鸿双目通红地指着自己说道:“我就是证据。”

“我自己亲眼所见,还能有假不成。”

黑衣人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对于赵鸿的话信了没有。

“你先在这里老实待着。”

黑衣人示意了一下手下兄弟。

然后就走到一边低声商量了起来。

“老大,现在怎么办?”

“我们还没开始行动,就被人发现了!?”

“要不要灭口。”

这人话刚说完,就被为首的黑衣人拍了一巴掌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!”

“杀人灭口,你以为这里还是南僵吗?”

“我们任务完成了倒还好说。”

“杀人后,大不了一走了之。”

“但是现在任务没完成,杀了人,我们还得留在这里。”

“要是官府追查起来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小弟忧愁地问道:“杀不得,也放不得,放了对方,我们就彻底暴露了。”

“还不都是你。”

说话这名小弟又被拍了一巴掌道:“要不是你嫌弃这衣服穿起来闷,非要到这附近才穿,我们怎么可能会被发现。”

“头,这事,你默认得了。”

“我默认了,但是这是你提出来的。”

“我让你提,我让你提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这一幕的赵鸿有些目瞪口呆。

过了一会,他低声对秋风问道:“家里的防御,能对付这些人吗?”

“对付这些人没问题的。”

秋风低声道:“这些人都是野路子出身,对付起来不难。”

“难的是这些人后面的人。”

“后面的人?”

赵鸿立即紧张的望了望道:“就这几个人啊!后面没人了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是说他们后面有人,而是他们后面有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这不是一样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