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行听到赵鸿要砍了他双臂。

猛地抬头望着赵鸿,脸色苍白,眼神中露出惊恐之色。

不等他说话,赵鸿就主动说:“本来我也不想对你怎么样!”

“但是你对青狼帮太忠心了。”

“杀了你,又没人帮我带话。”

“放了你,却又给我自己找麻烦。”

“所以只能让你变成废人了。”

赵鸿有些无奈地看着谢行道:“所以——兄弟,对不住了,只能委屈你了。”

说完对屠阳挥了挥手。

“去远一点的地方弄,弄得这里血呼刺啦的,影响不好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“赵公子,饶命……不要,我不要变废人,我还有家人……”

谢行开始疯狂求饶。

但可惜。

迟来的求饶,比草贱。

屠阳直接点了他的穴道,让他闭嘴之后,就被他拖了下去。

赵鸿回望了一眼远处后,对杨七道:“你在这边处理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少爷。”

杨七有些迟疑地问道:“该怎么报复青狼帮,你还没说。”

鸿沉默了片刻后说道:“报复……先等等吧!”

“我先走官府的途径,让官府去解决青狼帮。”

“官府不行,我们自己再动手。”

之所以一定要走官府途径,是因为他在担心那个矢口观观主。

这位神秘的观主有太多的秘密了。

真实的实力也存疑。

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阻拦下这个观主的全力出手。

他不想和这个观主直接对上。

而通过官府这个中间途径来打击报复青狼帮,就成了最合适的选择。

“这几天,你也让我们的人多注意一下。”

赵鸿想了想,还是吩咐道:“万一要是有事,我随时召集你们。”

“好的,少爷。”

杨七没有再多问。

没有任何怨言地应承了下来。

自家少爷怎么吩咐。

自己怎么做就是了。

赵鸿回到打造坊的时候,彩蛛在秋风的监视下。

专心地雕刻的膛线。

赵盼儿则是坐在一旁,有些思绪不宁地给自己倒茶,喝茶。

不断重复着。

见到赵鸿过来,她立即询问道:“事情解决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赵鸿道:“这才刚开始。”

“到底是什么在闹事?”赵盼儿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:“需要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?”

虽然没明说,但赵盼儿已经知道赵鸿在杀人了。

“青狼帮的人在闹事。”

赵鸿坐到她对面,如实说道:“他们这次是准备等到天黑,进入工地杀人的。”

“所以我只能杀了他们。”

“杀人者,人恒杀之。”

说到这里。

赵鸿微微停顿了片刻后问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心狠手辣?”

“没有。”

赵盼儿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也早就过了天真单纯的年纪。”

“这种事,我能接受,只是经历得少,还是害怕。”

说着赵盼儿灌了一大口温茶。

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驱散心中的寒意。

让身体不再颤抖。

赵鸿也没有说太多安慰的话。

因为没用。

面对这种事,怕是正常的。

其实他也怕。

只是他很明白,有些时候,该心狠手辣的时候,就得心狠手辣。

只有这样,才能绝对保证自己身边人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