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干嘛!”

赵盼儿见状有些气恼的瞪了赵鸿一眼道:“你怎么总是欺负彩蛛。”

“嗯嗯!”

“总是欺负我。”

彩蛛听到赵盼儿的打抱不平,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可闭嘴吧!”

赵鸿没好气地扫了一眼彩蛛。

不压着这女人。

凌秋雁又不在。

要是哪一天,这女人饿极了。

被这女人吃了,去哪里喊冤去。

只有一直压着她,让她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。

这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时间流逝。

一行人又等了好一会。

工坊的负责人用木托托着一根铁管走了过来,询问道:“赵当家,这是您要的铁管。”

正在喝茶的赵鸿,立即放下手里的茶杯。

拿起铁管瞧了瞧。

铁管手臂长,两根拇指宽。

中间有个孔洞。

只不过孔洞粗糙无比。

虽然粗糙无比,但是也够用了。

他又不是真的想弄枪管,而是想试一下,用能力能不能刻出膛线来。

“就弄出这一根来吗?”

“暂时就弄出这一根。”负责人说道:“赵当家,你还需要的话,我叫人赶工。”

“那就再多弄几根吧!”

以防万一。

“好的,赵当家。”

负责人退下,继续弄铁管去了。

“你弄这个干什么?”

赵盼儿疑惑地问道。

“秘密!”

赵鸿神秘一笑。

然后把铁管递给彩蛛道:“你帮我一个忙,在铁管内壁刻些东西出来。”

随着赵鸿用手指蘸了一点茶水。

在桌上画出了需要刻出来的膛线样子。

“能弄出来吗?”

赵鸿看着彩蛛询问道。

“有点麻烦。”

彩蛛皱了皱眉头道:“不过问题不大,需要费点心思。”

彩蛛在手腕处摸索了一下。

扯出一根蛛丝,然后拿起铁管,把蛛丝从铁管中穿了过去。

蛛丝虽然锋利,但也要受到一定的力,才能削铁如泥。

不可能放上去。

铁就断了。

这个世界还没那么玄幻。

彩蛛内力,涌入蛛丝内,然后控制蛛丝缓缓雕刻赵鸿所需要的膛线。

即便如此,彩蛛依旧是小心翼翼的。

因为膛线是螺旋形的。

要控制好力度与角度。

万一力道不对或者角度不对,前面的工夫就全废了。

这是一个精细活。

赵鸿也不催。

只是静静地看着彩蛛在那里捣鼓。

不过即便如此,在弄到一般的时候,不知是手抖了,还是分神力道大了。

蛛丝直接从铁管内破肚而出。

“哎呀,弄坏了。”

彩蛛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赵鸿。

赵鸿微微一笑道:“没事的,这里是工坊,什么都不多,就是铁多。”

“坏了,就让他们重新弄,然后你重新刻就好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刻好,什么时候休息。”

小样和我斗?

一个高手,而且还是玩蛛丝的高手。

会手抖?

这不扯淡吗?

赵鸿估计就是这家伙想偷懒不想弄了,故意把铁管弄坏的。

而事实,赵鸿猜得也没错。

刻膛线是个很细致的活。

要用蛛丝一点点磨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