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画?”

赵鸿很是诧异地看着陆青梅拿出来的画问道:“你从哪里拿的?”

“房间里啊!”

“我知道是房间里拿的。”

赵鸿道:“我是问你,在房间哪里拿的?”

“就放在一个柜子下面。”

陆青梅道:“我拿的时候,上面都落满了灰尘,我看上面的人和你有点像,我才拿出来的。”

说着陆青梅展开了手中画。

随着画像被展开。

赵鸿看到画上画着两个人。

一个身穿道袍的美貌妇人,妇人牵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。

小孩手中抱着一只小黑狗。

站在一尊巨大的神像下方。

也不知道是神像还是什么。

只能看出是一双在巨石上雕刻出来的腿下面。

画上也只画了腿。

其余部分以云遮雾绕的手法画得。

而最重要的是,这幅画竟然是以写实风格画的。

这和现在主流的水墨画完全不是一个风格。

“你看这小孩像不像你?”

陆青梅指着画中小孩问道。

赵鸿盯着看了一会说道:“如果说是脸型的话,是有点像,但是如果说这是我,那就是扯淡了。”

“你看他这里,有颗痣。”

“分明就是一个有痣少年。”

赵鸿指着画中小孩左眼额头上的一个小黑点,然后又指着自己的额头道:“你看我像是有痣青年吗?”

陆青梅盯着赵鸿额头看了一会,摇头道:“没痣。”

“没有就对了。”

赵鸿道:“我们还是赶紧走吧!”

“你拿了人家东西,要是被发现了,别人可饶不过你我。”

说完赵鸿就往山下走去。

陆青梅追上赵鸿问道:“那这幅画,现在怎么办?”

“送回去吗?”

“扯淡!”

赵鸿道:“送回去,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”

“人家刚请我们吃饭和喝酒,我们转头就偷了她担心。”

“换谁都会生气。”

“不还先收着。”

“要是这个道姑找上门人,我们就还给她。”

“没找过来就留着。”

“说不定,某一天这幅画,会有点作用的。”

“哦!”

陆青梅重新把画折起来,然后递给赵鸿道:“画像还是你收着吧!”

“我后天就要离开了。”

“一路上,都需要风餐露宿,很容易就把画给弄坏或者丢了。”

“有道理!”

赵鸿接过画像,塞进怀里收了起来。

很快两人就回到了船只的位置。

“你上去。”

赵鸿一把解着绳子,一边招呼陆青梅上船。

陆青梅立即老老实实地来到船上坐好,等待赵鸿发船。

随着赵鸿把船划动。

陆青梅立即用手牢牢抓住船身。

她现在对水。

特别是大水,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好在对于回去的路程。

赵鸿划船稳多了。

毕竟一回生,二回熟吗?

不过就在赵鸿划船离开岸边没多久,一艘带着棚子的船缓缓靠岸。

一队穿着道袍,衣领绣着金线的道士,从船上下来,往矢口观而去。

……

赵鸿把船划回抱朴道院的渡口后,就与陆青梅走路回家。

来时坐船。

回时走路。

看不同风景,品百味人生。

路上渴了,还能抿一口酒。

倒是颇为惬意。

等到两人走走停停,回到钱塘县城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