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县丞这个职位有多少坑,自己都不知道。

可不能乱签名。

乱签名的下场,可能连家里的狗都要进去。

赵鸿微笑着看着梁云道:“梁大人,审批的事不着急。”

“你看都这么晚了。”

“等我过几天,熟悉了工作再说吧!”

“我们还是说回刚才的事吧!”

赵鸿搂住梁云的肩膀道:“你刚才可还说,要给我和县令大人,展示一下能力的!”

“蹭现在天还没黑,给我们展示一下呗?”

梁云展不展示,赵鸿无所谓。

他的目的就是把审批的事情给糊弄过去。

今天他走了。

下次他什么时候再来,衙门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到时候。

谁爱审批谁审批去。

反正他是打定主意,不乱签名的。

梁云望着赵鸿的脸色变了又变。

心中更是五味杂陈。

要是自己亲家还在县丞的位置。

审批招人。

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?

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,被人踢过来,踢过去。

梁云不断在心中,暗骂着赵鸿。

不过他又没办法。

“行,我表演一个给你们看!”

梁云咬着牙齿,有些恶狠狠地说道:“去我院子,拿工具!”

赵鸿有些惊讶地瞥了一眼梁云。

他本以为梁云会拂袖而走之类的。

没想到还真答应下来了。

这人还是有点信义的。

赵鸿望向看戏的韩布道:“韩大人,既然梁大人有请,那就请吧!”

韩布微微一滞,随即笑道:“我就不去了……”

不等韩布说完。

赵鸿就来到他面前,拖着他说道:“韩大人,梁大人有请,总得给点面子不是?”

说着他又凑在韩布耳边,用只有两人的声音,快速说道:“韩大人,做人可不能不厚道。”

“你把矛盾丢到我身上,我去观看梁大人卖弄。”

“他要是记恨上我了这么办?”

“你和我一起去,我们也算一条绳上的蚂蚱了。”

说完不等韩布说话。

他拉着韩布出门了。

此时的梁云已经往自己院子走去了。

而一直等在院里的陆青梅和清风两人见赵鸿出来,立即望了过来。

赵鸿道:“去隔壁,看看梁大人的本领。”

说着赵鸿又对走在前头的梁云大声喊道:“梁大人,我这两位家眷也可以一观吧!”

听到家眷两个字。

陆青梅倒是还好。

清风那颗心,却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。

陆青梅从始至终就没在乎过什么名分,自然也就无所谓。

清风作为中原来,还是官宦小姐出身。

嘴上虽然不说,但其实是很在乎名声的。

这也是赵鸿第一次在外人面前,承认她们的身份。

那颗小心思,不由得怦怦直跳。

梁云回头望了二女一眼道:“我是无所谓,你看管好他们,别被吓着就行!”

说完就进了自己院子。

赵鸿淡然笑道:“这梁大人,还挺自信的。”

一行人进了县尉的院子。

县尉本就是属于武官的范畴。

一进入院子。

赵鸿就看到院内到处都是刀枪棍棒。

练力气的巨石。

对了还有一个木人桩。

只不过这个木人桩是由精铁打造而成。

梁云脱了官服。

露出里面的武夫装扮,对赵鸿问道:“你想看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本以为梁云会意思一下就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