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来到水井旁,开始打水。

“你想怎么弄?”

这时凌秋雁跟了上来询问道。

赵鸿道:“打水,破了这些番僧的障眼法。”

“同时吓走这些围观的人。”

“这样我们就好动手了。”

“水能破了这些番僧的术法?”

凌秋雁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赵鸿。

赵鸿没有去解释什么原理。

因为这太复杂了。

不是一时半会能解释得清的。

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。

只是单纯地问道:“你能点了油锅里那位和尚的穴道吗?”

凌秋雁回头望了一眼。

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。

然后轻轻一弹。

石子击中油锅里的番僧。

番僧一动都不动。

也没有什么异常出现。

凌秋雁拍了拍手道:“好了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她不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只是想体验一下,依靠别人是什么感觉。

赵鸿提起水桶就向油锅走去。

周围那几名和尚见他提着水桶过来,其中一人立即警惕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没什么!”

赵鸿微笑道:“我就是想问锅中大师几句话。”

“如果回答我满意,我愿携百贯家财信佛。”

听到百贯家财。(妖妖奇葩小说网)1178xs.com

这几名番僧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。

其中一名番僧操着不太流利的中原话询问道:“施主,有何疑惑,贫僧可以代为解惑。”

“不行,我就要锅师解答。”

“其他任何人解答,我都不满意。”

虽然不明白,赵鸿为什么一定要锅中的同伴解答。

但好在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毕竟能坐在锅里装逼的,身份一般都不低。

身份低的也没资格装逼。

几名番僧立即让开了道路。

赵鸿提着水桶来到咕咕冒泡的油锅前,恭敬道:“锅师,我知道,以我的身份与你对话,是大不敬。”

“所以等会,如果我的询问是对,你就不必回答我,让我瞻仰你的佛光普照。”

“如果我的询问不对,也请你不必回答我。”

“毕竟像我等这种卑贱之人,可没资格听你的训斥。”

随着赵鸿这方自我贬低。

周围的番僧顿时神清气爽起来。

他们传教。

传的很辛苦。

不光要躲避道门的围剿。

还要面对这些刁民的各种问题。

即便耐心再好的人。

也早就不耐烦了。

现在突然被赵鸿这番自我贬低地吹捧,本能地就开始飘飘自然了。

只是他们并没有看到。

坐在油锅里的锅师,额头上汗水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流了。

毕竟现在能不能说话。

能不能动。

他自己最清楚了。

这是被人弄了啊!

只是就算周围的那些番僧看到了他额头上的汗水,也不会去深究什么。

毕竟油锅虽然没那么烫。

但终究是坐在火上。

天气又这么热。

流点汗。

那再正常不过了。

赵鸿等了一小会后说道:“锅师,既然你不说话,那就我认为你同意我的话了。”

赵鸿道:“请问锅师,烧开的水热,还是烧开的油热。”

听到赵鸿这个问题。

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围观的人群,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喊道:“你这什么问题,当然是油热了。”

“对,油热。”

“油能把东西炸得焦黑,当然是油热了。”

赵鸿神情不变地看着锅中大师道:“锅师,你是否认可这个回答?”

锅师一动不动。

那就是认可了。

赵鸿又望向周围那几名番僧道:“请问几位大师,是否也认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