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和凌秋雁对视了一眼。

悄悄地挤进了人群。

一名番僧端坐在油锅中,手持念珠,嘴中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经文。

虽然听不懂。

但节奏却和音乐一样。

莫名地让人感到心安。

还有一名番僧不断劈柴,然后把柴放到油锅下面的大火之中。

火焰熊熊燃烧。

油锅沸腾。

还有一名番僧站在油锅旁边,双手合十,用官话向众人诉说着。

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我佛慈悲,设……”

赵鸿简单地听了一下。

听出点东西来。

就是说姓佛的话。

现在的苦难就不是苦难。

因为人是会转世的。

今生受得苦难都是福报,只不过这些福报会在下一世应验。

例子就是油锅里的这位高僧。

他前世受了很多苦。

今生就收到了福报。

所以才不会怕油锅炸。

这话唬得周围百姓一愣一愣的。

不信也不行啊!

毕竟有人坐在油锅里。

这是现成的例子啊!

“娘子,现在动手吗?”赵鸿低声问道。

“再看看!”

凌秋雁道:“现在人多,直接杀人,影响不好。”

“到时候就算韩县令想包庇我们都不行。”

“行,那就看看。”

而也就在两人说话间,一名老者询问道:“大师,我们信你这个什么佛,真的会有福报吗?”

“自然。”

“那除了下油锅外,还有什么其他能力没有?”

这话直接把那位负责解释的高僧给问愣住了。

都能下油锅了。

还不满足?

似乎看出了这名高僧的尴尬,老者连忙解释道:“大师,我觉得下油锅没什么用啊!”

“又不能吃,也不能喝!”

“更加不能治病。”

“呔,你这痴人,好不识好歹。”

“我佛赐予的能力,怎么能嫌弃呢!?”

“你这是对我佛的不尊重!”

说着这人一挥手道:“我佛不度,无缘人,赶紧离开。”

另外一名番僧就要上前驱赶老者。

老者也是转身就走,嘀嘀咕咕道:“不能赚钱,也没有治病的能力,只有一个中看不中用的油锅,凭啥让我们信你们这什么鬼佛?”

“这样弄的,好像我们做菜会掉油锅里去一样!”

他的声音不算小。

围观的人也都听到了。

众人对视了一眼。

想想也是。

下油锅的确很神奇。

但是这不能填饱肚子,也不能养家糊口。

更加不能长命百岁。

只有在掉进油锅里的时候,能救一名。

但是做菜。

那家那户,又肯多放油呢?

但凡有点荤腥,那都是好日子了。

这能力可不就是一个鸡肋。

“走了。”

“俺还得去干活呢!”

“没意思!”

“对,我也得回家洗衣去了。”

众人开始散去。

看到这一幕的赵鸿,差点笑出声来。

这片大地上的人们。

都是务实派啊!

让我信什么可以。

但是你必须得给我们一点好处。

并且这点好处,还必须看得见,摸得着。

当然这也和当年的时局有关。

天下虽然纷争不断。

但是整体而已,大家日子都还过得下去。

都还有盼头。

有盼头,没有经历乱世的绝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