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彩蛛!”

赵鸿对站在赵盼儿身后的彩蛛招了招手道:“以后赵掌柜的职位就由你来接任。”

本来有些兴致缺缺的彩蛛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。

这阵子跟在赵盼儿身后。

她可是非常清楚。

赵盼儿的权力到底有多大。

当然她倒不是冲着权利去的。

权利不权利的她并不关心,她关心的是这么多钱从手中流过。

只要稍微漏点油水。

以后想吃人肝,还是吃人心。

直接找人买就行了。

自己根本就不用看到尸体。

赵盼儿见赵鸿竟然这么干脆的把她给下了,顿时就急了。

她不过是想借机诉苦,多捞点好处而已。

这个职位可不能下了她的。

权利这东西。

享受过后,可没那么轻易能放手。

当然对她来说,权利不权利的无所谓,她主要想借机多学习。

这种管理数万人吃喝拉撒,生死的机会本来就不多。

更别说落到她一女子身上了。

她连忙说道:“一成就一成。”

“一成啊!”

赵鸿憋着笑,斜撇着她说道:“我觉得一成有点多了,彩蛛我都不给他加分成,她都能把我这些活干活。”

“你说是不是啊!彩蛛?”

“对,对,对!”

“我能做好!”

“她做不好。”赵盼儿有些焦急地说道:“彩蛛能力不够,还是我最合适。”

“我能力够的!”

彩蛛反驳道:“谁要敢不听我的,我就让人给咔哧咔哧,大卸八块,然后下酒……”

赵盼儿直接忽略彩蛛的后半句话反驳道:“不,你能力不够。”

“我能力够。”

“你能力不够。”

“够。”

“不够。”

见彩蛛与自己争辩不休,赵盼儿直接急眼了,当即说道:“半成,我只要再加办成。”

“半成?”

赵鸿故作犹豫道:“你的能力是比彩蛛强那么一点,半成嘛!我想想。”

见赵鸿还要想。

赵盼儿彻底急眼了,连忙说道:“只要再加这半成,以后任劳任怨,当牛做马,绝对不再问你多要一两银子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赵鸿当即伸出右手,举着半空中道:“做生意讲究一个诚信,赵掌柜我们今天击掌为誓,你要是反悔或者违约,以后不管做什么生意都亏钱,亏的裤衩子都没有。”

赵盼儿拦着赵鸿举在半空的手顿时抓麻了。

其实当赵鸿说出成交两个字的时候。

她就知道自己上当了。

上了赵鸿这狗软子的当。

当时话已经说出口,后悔已经晚了。

并且这家伙发得誓言也太可恶了。

竟然诅咒我做生意亏钱。

真是太可恶了。

赵盼儿看着赵鸿那张充满笑意的脸,银牙都要咬碎了。

但是又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谁让人家是大老板呢!

赵盼儿垂头丧气地与赵鸿击掌道:“誓约为证,绝不食言。”

这话难免有些不情不愿。

但是赵鸿却一点可怜这女人的心思在里面。

半成。

听起来不多。

但是等这座城彻底建起来。

开始盈利后。

日积月累之下,可是一笔很庞大的财富。

彩蛛见失去的掌握大权的机会。

哀怨地低垂下脑袋。

这两人就是耍她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