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第二个吃螃蟹的出现后。

整个钱塘大户人家彻底坐不住了。

纷纷开始走动起来。

通过各种的关系想要做第三个吃螃蟹的人。

不过这个时候。

官府反而不着急了。

就这样一直拖着。

筹码在手。

如果还不会待价而沽,那韩布就真的个废物了。

韩布是废物吗?

当然不是了。

虽然死板了一点,但能一直坐在县令的位置上。

一些基本的手段还是会有了。

整整两天。

官府衙门的门都要踏破了。

最终由钱塘的李家做了第三个吃螃蟹的人。

一千亩荒地。

赈灾的数量却一点没减少。

几乎是和赵鸿以及叶家一样的数量。

当然各家赈灾多少,官府的要求是保密的。

这些都是韩布亲自上门来找赵鸿要求的。

要是不保密。

钱塘可就真的乱起来了。

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保密。

私下可能会进行交流的。

不过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当李家知道自己只拿了一千亩地,承担的责任却是和叶家一样。

这要是传出去,那李家就变成傻子了啊!

这件事他们本身就不会说出去。

还会主动保密。

同时还会想,我李家上当了,你后来的人怎么能不上当受骗?

只有你们后来的人也受骗了。

承担了和李家几乎相同的责任,我李家的损失才会降到最小啊!

而知道李家上当受骗的叶家。

自然也会把自己和赵鸿去对比。

只要不是傻子。

自己可能也是上当受骗了。

于是本着不能我一家上当受骗的原则,也直接进行了保密。

这一招。

直接利用了人性。

让所有人统一了口径。

同这一招,还是一个离间计。

把铁板一块的钱塘大户,离间开来。

就比如,李家的人上当受骗后,会怨恨叶家。

怨恨他们为什么不早说。

要看着他们上当受骗。

而后来的人,又会怨恨叶家。

直到最后一名受害人出现。

至于怨恨官府?

他们不敢的。

也不会去怨恨官府。

因为这就是人性。

并且这还是阳谋。

一个无解的阳谋。

当赵鸿知道这些的时候,立即明白,这些手段绝对不是韩布能用出来的。

只有辛安这个老狐狸。

才有这种手段。

一般人可没这种对人心的把控。

……

“夫君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这天赵鸿坐在窗前发呆。

凌秋雁背着双手走了进来。

回过神来的赵鸿,看着她问道:“天气这么好,没出去啊!”

“出去干什么?”

“玩啊!”

“我待在家里是因为有事,你天天待在家里不烦吗?”

“不烦啊!”

凌秋雁眨了眨眼道:“霍雨云已经走了,我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