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是你送饭?”

赵鸿抬头望了她一眼,然后就挪不开眼了。

凌秋雁穿着和平常没什么两样。

简约,爽朗。

也没有涂抹胭脂什么的。

但是此时她却涂抹了口红。

并且还是那种烈焰红唇。

飒爽的她平添了一抹妖艳。

“你……怎么弄成这样?”

赵鸿试探性问道。

凌秋雁并没有回答赵鸿的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喜欢吗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你是属于那种很有英气的女子,这样的妆容不适合你。”

“是吗?”

凌秋雁把饭菜放到他面前,然后在赵鸿对面坐下道:“但是我现在就喜欢这样的妆,你待如何?”

“那我也很喜欢。”

赵鸿很是诚恳地回了一句。

先前意外摆了一道凌秋雁。

这会凌秋雁估计想找回场子。

他这绝对不是怂,只是诚恳。

同时也是以退为进的战术。

你出招了。

但是我不接。

让你一拳打空。

所以这绝对,绝对不是怂。

凌秋雁似乎早就料到了赵鸿不会接招,也不怎么生气。

只是平淡地说道:“赶快吃饭吧!再不吃就冷了。”

本来想吃饭的赵鸿听到这句话顿时抓麻了。

特意提醒自己吃饭。

现在吃还不是呢?

看到赵鸿的犹豫,凌秋雁嘴角露出笑意道:“夫君,怎么不吃啊!”

“这可是奴家,亲手给你做的。”

轻手做的?

赵鸿拿筷子的手就是一抖。

这饭肯定有问题。

他露出牵强的笑容看着凌秋雁道:“娘子,你说话不要用奴家,听得怪瘆人的。”

“可是,这不是你要求奴家的吗?”

凌秋雁用手撑着下巴,直愣愣地盯着赵鸿道:“怎么又怪罪奴家了呢!”

“夫君,还是赶紧吃饭吧!”

赵鸿额头上的冷汗不自觉地流了下来。

他放下筷子露出和煦的笑容道:“不饿,不想吃。”

“夫君,你这是不想吃呢!”

“还是担心奴家给你下毒呢!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牵强笑道:“娘子,你我这么恩爱,你不会舍得下毒的对吧!”

“当然,奴家这么舍得给你下毒呢!”

凌秋雁语调不变,面带微笑道:“最多也就下下泻药,不会死人的呐!”

她故意把尾音拖着老长。

听到泻药两个字,赵鸿面容一滞。

露出要哭的笑容:“娘子,我能不吃吗?”

“你说呢!?”

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。

但是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,却从她身上扩散开来。

赵鸿深吸了一口气,起身翻找起来。

“你找什么?”

凌秋雁疑惑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找纸。”

赵鸿道:“防止等会来不及。”

说话间。

他找到了一叠宣纸。

这些宣纸虽然在大水中幸存,但是也不能用了。

只能沦为厕纸。

赵鸿在凌秋雁错愕的眼神中,把厕纸放到手边,然后拿起筷子就大口吃了起来。

凌秋雁在沉默片刻后。

嘴角微微翘起。

露出笑意。

她怎么可能真的在赵鸿的饭菜里下药。

不过是诓骗他的罢了。

当然她相信以赵鸿的才智,也能猜出自己在诓骗他。

自然知道自己在诓骗他。

那他还愿意装作不知道,陪着自己演这场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