瞥了一眼远去的韩布。

赵鸿转身望向睿王赵宾白与赵右道:“两位王爷,这是我妻子凌秋雁。”

“神剑山庄的人是看在她面子上,才会帮忙运粮。”

“两位想要从南疆购买象,甚至是运送回来。”

“我想由我妻子在其中牵桥搭线更合适。”

“啊!?”

凌秋雁有些猝不及防地看着赵鸿。

她没想到赵鸿会把她给推到前台来。

不过她也只是愣了一下,很快就回过神来。看着睿王这对父子道:“见过两位王爷。”

“赵夫人!”

赵右倒是从善如流的笑道:“早就听说赵小子背后有个贤内助,今天可算是见到了。”

“既然赵小子说船队的事找你牵桥搭线,那就多有叨唠了。”

“为夫君分忧,这是应该的!”

凌秋雁悄悄瞪了一眼赵鸿后,微笑着说道:“两位这边请。”

说完带着两人找霍雨云去了。

等三人离开后。

辛安走到赵鸿身后问道:“你小子不地道。”

“怎么不地道了?”

赵鸿疑惑地看着他。

辛安道:“你当时和我说赈灾的时候,可没说拿糠赈灾啊!”

“可你也没说要拿精米赈灾啊!”

“……”

辛安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这家伙简直把文字游戏玩到了极致。

“你啊!”

辛安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:“也只有韩布这种遵守规则的老实人才会被你气成这样。”

“要是朝堂上的那些老狐狸,你这样做,他们可就不会和你遵守游戏规则了。”

赵鸿回道:“遵守游戏规则,有遵守游戏规则的玩法。”

“不遵守规则,又不遵守规则的玩法。”

“我就喜欢你小子这一点。”

辛安夸奖了一句后说道:“走吧!我们去赈灾的地方看看。”

“应该已经开始赈灾了吧!”

“粮食一到就开始了。”赵鸿回道。

辛安点了点头:“你小子耍心眼归耍心眼,但是在正事上不会糊涂。”

“这点你比韩布强太多了。”

“韩布这家伙太正直,不会变通。”

“怎么样?有兴趣步入朝堂吗?”

“没兴趣。”

赵鸿道:“你老刚才也说了,朝堂上全是老狐狸,一不小心被吃得连渣都没有。”

“这样的日子太心累。”

“你就甘心这样在家当一个富家翁?”

“富家翁不好吗?”

赵鸿道:“老婆孩子热炕头,多少人的终极梦想。”

“但是你小子的动作,不像是安心当一个富家翁的样子啊!”

“哪里不像了?”

赵鸿双手背在身后,很是悠闲地说道:“我这不就问官府要了三千亩地吗?”

“有这么大一片地,只要后代守住家业。”

“吃穿不愁是走不了的。”

“你也知道守住家业这个词!”

辛安犹如一只老狐狸一般,循循诱导道:“你要是当了官,儿孙不就更容易守住家业了吗?”

“那我的儿孙可以自己去当官啊!”

赵鸿道:“这是儿孙的事,又不是我的事。”

“我操那份闲心干嘛?”

“你小子真是油盐不进!”

辛安有些气急败坏道:“老夫就直说了,老夫要不了多久就要重返朝廷。”

“朝廷现在是多事之秋,各路人马心怀鬼胎。”

“我想进行改革,但是我年纪已经大了,需要一个继承人,老保证我定下的策略不会人亡政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去,你老想不开,可别拖着我啊!”

赵鸿连忙远离了辛安好几步说道:“自古变革者,都没有好下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