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办成了!”

五娘很是兴奋的看着赵盼儿低声道:“你猜我买了多少地?”

“多少?”

“三百二十亩地。”

五娘低声道:“我去问的时候,因为那边是荒地,不值钱。”

“那些小吏还以为我疯了。”

“几乎是以一两一亩地卖给我的。”

“真的啊!”

赵盼儿很是兴奋地问道:“他们不知道赵鸿弄了三千亩地吗?”

“他们知道三千亩地的事,但是不知道是谁拿走的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。”

五娘道:“他们要是知道,我们才不可能,这么便宜拿到地呢!”

“你买了吗?”赵盼儿问道。

“买了。”

“买了多少?”

“我买地不多,只有五十多亩。”五娘有些忧愁地说道:“我不敢买太多,你知道了,我上有老,下有小。”

“没事!”

赵盼儿拍着她的肩膀说道:“如果真弄起来了,这五十亩也足够你此生不愁吃穿了。”

“你把地契给我,我看看位置在哪里,然后规划一下。”

“好!”

五娘拿出地契递到赵盼儿手中。

“走,去我房间!”

赵盼儿拽着五娘往自己房间走去。

留下彩蛛站在那里愣了愣,随即大声问道:“我呢!我住哪里啊!”

“你自己随便找个房间住下吧!”

赵盼儿道:“晚些时候,我给你送被褥过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彩蛛站在原地。

看着赵盼儿和五娘远去的背影。

几乎原地暴走。

太欺负老实人了。

有这样欺负人的吗?

先是喝茶拉肚子。

然后上茅房不给厕纸。

现在睡的地方,也不安排一下。sbooktxt.com

让自己找个地方住下。

想她堂堂邪教彩蛛,吃人无数。

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!

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彩蛛双拳紧握,咬牙切齿道:“明天我就去告状!”

“哼~!”

她冷哼一声,随即就向最近的一间屋走去。

……

夜幕降临。

钱塘县城被黑暗笼罩。

点点灯火,从各处角落或者窗户内亮起。

一处破败的小庙内。

数十名成为孤儿的孩童围坐在火堆旁。

陆青梅带着几名女孩子,单独坐在一处火堆旁,专心烤着孩子们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死鱼。

破庙没什么声音。

除了柴火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外,就剩下偶尔传出来的压抑哽咽声。

“陆姐姐。”

突然一道带着担忧的声音打破了沉默。

陆青梅望向说话的那名孩子。

她记得。

这家伙叫虎子。

他娘把他送过来,并把最后的积蓄给了他之后就沉入水里。

谁也不知道被冲到了哪里。

“怎么了?”

陆青梅看着他,语气平静地问道。

对于这种生死离别。

她看的太多,也经历的太多了。

心早就麻木了。

所以并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。

之所以现在还带着他们,不过是觉得既然他们父母把他们交到了自己手上。

自己得等他们来接人罢了。

“陆姐姐,你会走吗?”

虎子小心翼翼地看着陆青梅。

“会!”

陆青梅语气毫无波澜道:“我家在阳关,当然会走了。”

随着她这句话说出。

破庙的孩子们。

眼神中闪过惶恐与茫然。

他们年纪太小。

就算以前家世再不好。

父母终究在身边。

现在父母没了。

唯一认识的人,还能成为他们依靠的也只有陆青梅了。

如果陆青梅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