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啥?”

“郑源也死了?”

凌秋雁一脸惊奇地看着赵鸿。

“他什么时候死的?”

赵鸿看着一脸认真与好奇的凌秋雁。

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,她是装的,还是真的不知道。

不过就在这时,清风走了过来。

“少爷,夫人。”

“刚才官府有人送来一个包裹。”

清风把包裹放到桌上道:“来人也没说这是什么东西,放下后就走了。”

赵鸿伸手打开包裹道:“应该是官府送来的地契与盐引等一些东西。”

果然。

赵鸿打开包裹后就看到了几样东西。

一份三千亩地的地契以及一份图册。

图册上面画着三千亩地的范围。

从现在开始,范围内的土地就是赵鸿的了。

还有一个木盒。

木盒里面装的是盐引。

以及一份海关文牒

赵鸿海关文牒和盐引推到凌秋雁面前道:“我们要的东西,官府已经给了。”

“你可以让船队过来了。”

凌秋雁拿起海关文牒递给清风道:“你把这个给秋风,让秋风带着你去办。”

“你也该接触一点东西了。”

“好的,夫人!”

清风接过海关文牒后就离开了。

凌秋雁又拿起盐引看了看说道:“这些是海盐盐引,按照朝廷的规矩一份海盐盐引,在北方能换两倍的青盐。”

“如果你不急着换,我就让人拿到北方去换。”

“急也不急!”

赵鸿道:“你可以换一小部分海盐,然后其他的拿到北方去换青盐。”

“好,我会让人去办。”

对于赵鸿的提议。

凌秋雁倒也没有什么异议。

反正这些事,她是不管的,赵鸿决定就行。

她最多辅助一下。

利用赵鸿没有的途径,把他需要的东西变成现实。

“对了,船什么时候能到钱塘?”

赵鸿道:“官府的东西也给了,我们不能一直拖着不赈灾。”

“这个我也不太知道!”

凌秋雁道:“船毕竟在海上,我也不能时时刻刻看着。”

“船什么时候过来,取决于船上的人,而不是在我。”

“不过,最多也就这两天吧!”

凌秋雁道:“他们本来就不远。”

赵鸿点了点头。

也不再多过问。

该安排的,他都已经安排了。

急也没用。

他起身道:“娘子,我回房休息去了。”

“今天忙碌一天了,怪累的。”

“好!”

凌秋雁道:“吃饭的时候我喊你。”

“对了,赈灾的事我也都安排好了。”赵鸿走到一半,又停下来提醒道:“记得送些钱给赵盼儿,他要招人什么的。”

“嗯!”

凌秋雁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
赵鸿回到房间开始睡起了回笼觉。

……

钱塘江畔。

赵氏茶坊也就紧靠钱塘边上。

这里是受灾最严重地。

大水最严重的事情,整座茶楼都被水淹没了。

大水退去后。

整座茶楼都是垃圾,还有很多地方都被摧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