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赵盼儿那怪异的目光,赵鸿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,尬笑道:“赵掌柜,好久不见!”

“变态!”

赵盼儿只是冷冷地回了两个字,然后转身就进自己店铺了。

她有很多事要忙。

没时间搭理这个变态。

赵鸿看着赵盼儿的背影,大声喊道:“我怎么能是变态呢!是你自己喂我的,我怎么就成变态了?”

听到赵鸿的话。

赵盼儿一张俏脸唰地一下变红了。

那天的事,她每每回想起来,都恨不得这个家伙挫骨扬灰。

自己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忘记。

这家伙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。

“赵鸿!”

赵盼儿有些崩溃地大喊着。

转身双目通红地盯着赵鸿,

那模样恨不得把这家伙给生吞活剥,然后挫骨扬灰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?”

赵鸿故作茫然的看着她说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啊!”

“是你自己喂的啊!”

“可不是我强迫你啊!”

“啊!!”

此言一出赵盼儿直接破防了。

她大喊一声,然后抄起倚靠在门边的扫帚向赵鸿冲了过来。

“赵鸿,我要杀了你!”

赵鸿见这女人来真的,撒腿就跑。

但是他也不跑远了。

就在附近转悠。

以路过的人群,或者倒塌的建筑当掩体。

并且还时不时很贱地停下脚步:“诶,你打不着。”

“我停下了。”

“诶,我又跑了。”

他这贱样,直接让赵盼儿失去了以往的理智。

眼中只有这家伙的身影。

赵鸿不停地跑。

她就不停地追。

两人一追一逃。

玩得不亦乐乎。

就在赵盼儿追的气喘吁吁,跑不动,赵鸿回头挑谑的时候,直接与一道人影撞了个满怀。

“哎呀,郎君,你撞到了奴家了!”

声音娇媚,婉转。

本来还因为撞到人而心中一惊的赵鸿,顿时安定下来。

连忙后退几步。

看着笑吟吟站在那里的李欢儿道:“你没死啊!”

“我还以为你被大水给冲走了呢!”

“……”

李欢儿呆了呆,然后说道:“放心,郎君你死了,奴家也不会死的。”

说完她望向,神色有些慌张的赵盼儿道:“郎君可真有福气,家中有姐姐,外面也还有一个好妹妹呢!”

“你别乱说!”

赵盼儿听到李欢儿的话,连忙辩解道:“是这家伙欺负我,我才揍他的。”

“我和他没关系。”

“哎呀呀~”

“妹妹还挺关系郎君的呢!”

李欢儿娇笑道:“奴家可没说你和郎君有什么关系,你怎么就急着解释了呢!”

“你不用和奴家解释,奴家可是真的和郎君没关系哦!”

她姑爷把关系两个字咬得极重。

赵盼儿极为聪慧,再加上出身的原因,哪里不知道这女人是在说荤话。

不过,她也不是好惹的。

虽然是清倌人出身,荤话也不是没听过。

她目光冷冷地看着李欢儿反击道:“怎么你又来找我家哥哥寻幽探泉?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听到这句直接没崩住。

不是因为那句我家哥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