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百五十一。”

“三百五十二。”

“……”

随着时间的流逝,郑源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。

衣服已经被血液给浸透了。

陆青梅每一刀都控制得很巧妙。

刀刀避开要害。

此时他虽然还没死,但也因为失血过去,站立不稳。

只能手抵着长刀,艰难地站在那里!

他双目充血地看着陆青梅,嗓音嘶哑道:“臭婊子,有种给我一个痛快!!”

陆青梅语气平淡道:“不好意思,我没种!”

“……”

她这种淡定自若,谈笑风生的样子。

被韩府的下人看在眼里。

只感觉这女人就是修罗在世。

没有一个人敢上前。

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生怕惹到了这个女魔头。

然后被这女魔头这样虐杀。

就在这时,韩方双目通红地走了出来,手里提着一柄长刀。

他看着陆青梅语气凄凉道:“谁让我亲手报仇吗?”

他想亲手杀了郑源报仇。

陆青梅微微偏头看着他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现在郑源连站立都很艰难。

已经属于油尽灯枯,没有反抗的能力了。

韩方提着手中长刀缓缓向郑源逼近。

郑源看着逼近的韩方,知道今晚自己必死无疑。

这一刻他反而没有了对死亡的害怕。

“呵呵呵~哈哈……”

他突然疯狂地大笑了起来。

他双目盯着韩方,用不知道是愤恨还是怨毒的语气说道:“只想看到你后悔的那一天啊!”

“可惜了,我注定看不到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。

韩方就重重地一刀劈砍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把他砍翻在地。

因为他是书生,力气并不是很大。

这一刀只是砍进了他脖子。

并没有把郑源的脑袋搬家。

这可苦了郑源。

“啊~”

“我草你老母,痛死我了!”

郑源因为疼痛,而大声嘶喊着。

在鲜血的刺激下与谩骂声中。

韩方这个读书彻底暴走了。

“让你杀我爹,让你杀我爹!!”

举刀就剁。

很快郑源就没了声息。

看到这一幕的陆青梅,默默收起匕首,跃上屋顶消失不见。

一直躲在外面围观的韩家人。

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然后一窝蜂地涌了进去。

“老爷,你死得好惨啊!”

“少爷……”

院内声音充满了人间百态。

陆青梅来到赵鸿的位置,愕然地发现赵鸿竟然趴在屋顶睡着了。

她先是呆了呆,然后用手推了推赵鸿道:“起来了。”

“啊!吃饭了吗?”

赵鸿猛然惊醒。

然后看到了满头黑线的陆青梅。

他这才缓过来道:“打完了吗?”

“嗯!”

“郑源死了!”陆青梅点了点头。

赵鸿这才解释道:“我看你慢慢地折磨郑源,我又看不了血腥的。”

“在这里等无聊,没想到太累了就睡着了。”

“看出来你很累了。”

陆青梅道:“我们现在走吧!”

“先前的谎言漏洞太多。”

“这个叫韩方的因为死了爹,所以才会上当。”

“这边这么大的动静,等会可能会有其他人过来查看。”

“只要外来人一深思就露馅了,继续留在这里不安全了。”

“好!”

赵鸿点了点头。

最主要的是,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。

“咕噜噜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