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知道!”

韩虎恭敬道:“凌赵资本掌柜为以前的苏家赘婿。”

“几年前离开了钱塘。”

“前阵子回到钱塘,开了这家凌赵资本。”

“我不是问你这个!”

韩梁阴沉着脸说道:“我是问你,这个赵鸿有无认识江湖上的好手?”

“就如同当年你调查苏家一样!”

“我要知道,如果这个赵鸿出事了,是否会有莫名其妙的人上门!”

他做事还是很谨慎的。

知道做生意的,多多少少都会认识一些江湖人。sbooktxt.com

先把对方的后台或者后手查清楚了再动手。

当年苏家也不是没有认识的江湖中人。

只是这名江湖中人。

在苏家出事的前一天就惹上了正道盟,至此再也没有出现。

当然这个惹上自然是被惹上,

说白了。

他把韩虎弄到正道盟里任职,就是让他干脏活的。

“没有!”

韩虎道:“钱塘在册的江湖中人,并没有有和赵鸿有来往或者有关的。”

这话当然是假话。

因为军饷被劫,正道盟也调查过赵鸿。

自然知道赵鸿和抱朴道院有过接触,甚至与江湖上一个隐退的高手长期待在一起。

只是这些,他现在自然不会说出来。

“江湖中没有在册的呢?”韩梁又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韩虎犹豫着说道:“这个需要我去调查!”

他没有直接说没有。

因为那样太假。

毕竟江湖上没有在册的,都是一些心狠手辣的主。

这些人既然选择了隐藏身份。

那就没那么容易暴露。

他要是一口回绝,那就太假了。

“韩大人!”

就在这时,坐在那里喝茶的郑源出声说道:“你谨慎得过头了。”

“一个赘婿而已。”

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

趴在楼上偷听的赵鸿,心中难免吐槽道:“不知道赘婿才是隐藏大佬吗?”

一声令下。

十万大军南下给你建茅厕,就问你怕不怕。

反正他赵鸿是怕了。

“要我说,明日由韩兄扮成劫匪,冲进赵家见人就杀,要是能以最快速度杀掉赵鸿自然是好。”

“要是杀不掉,我再带兵冲进去,追着韩兄满院跑。”

“韩兄你就一边跑,一边杀。”

“等杀得差不多了,我再让韩兄跑掉。”

“这样赵府就血流成河了。”

“而死人是不会说话的,什么罪名一股脑的往赵府丢就行。”

听着下面的谈话声。

赵鸿眼神平静。

之所以平静,而不是恼怒或者眼中蕴含着寒光,是因为他知道这些人,活不过今晚了。

所以也就没必要和死人过不去了。

赵鸿偏过脑袋,望着陆青梅语气平淡地问道:“下面的人能解决吗?”

“可以!”

陆青梅道:“那个管家有两把刷子,虽然不是很大的麻烦。”

“但要对付郑源,还是会有点碍事。”

“所以你待在上面别动,等下我跳下去,第一个干掉韩梁。”

“没了韩梁的威慑,韩虎的心理压力会少很多。”

“同样他也没有了退路。”

“没了退路的韩虎只能帮我们,由他去对付那个管家。”

“我专心地对付郑源。”

“我就一直看着吗?”

赵鸿低声道:“说好了来帮你的,我一直看着像什么话?”

陆青梅沉吟片刻后说:“先前门外被韩虎训斥的家丁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