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沉吟片刻后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把真相告诉我?”

“居士于我有恩。”

“实在不忍心骗你。”

“每每想到与居士说假话,贫道良心就过不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放下手里的茶杯,语气强调道:“说实话!”

张老道神情一滞。

然后无奈地说道:“是师兄不准我骗你。”

“今日我和你说的这些,他日再次遇到了,他会再次询问,要是对不上,他还会把我赶出抱朴道院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知道这家伙嘴里没真话。

即便是后面说的话。

也只能信一半。

赵鸿毫不犹豫地收起秘籍和丹药道:“行了,东西我收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张老道僵了僵说道:“你就不会谦虚,退让一下?”

赵鸿斜瞥了他一眼道:“我谦虚推让,你就顺势收回去了对吧!”

“你师兄问起来,你也能说,是我不要,你只好带回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会?!”

张老道一口咬定道:“贫道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呢?”

“你不是吗?”

“我是吗?”

“你不是吗?”

“我是吗?”

“好吧!贫道承认,贫道就是这种人。”

说着张老道起身就要离开。

真是晦气。

竟然碰到一个小狐狸。

“等等!”

赵鸿道:“别急着走啊!再聊聊。”

“贫道和你没什么好聊的。”

赵鸿摸出一张银票轻轻地放到桌上。

张老道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到桌上并摁住银票道:“时间还早,这个时候回去也没事。”

“那就听听说吧!”

说着他重新坐了下来。

赵鸿道:“道长,我们做个交易吧!”

“什么交易?”

“会做火药吗?”

“会啊!”

张老道很奇怪地问道:“居士是要生产爆竹吗?”

“除了爆竹,火药还能用在什么地方?”赵鸿问道。

张老道想了想试探性问道:“炼丹?”

“……”

“就没有用在武器上面的?”赵鸿试探性问道。

他主要的问题其实就是这个。

“火药用在武器上面?”张老道:“江湖上没听说过,有谁把火药用在武器上啊!”

“那朝廷呢?”

“朝廷也没有。”

张老道说道:“除了烟花爆竹,没别的地方用火药。”

“比如用烟花去射人?有人尝试过这方面的武器吗?”

“有倒是有!”

张老道想了想说道:“据说很久以前朝廷让人往这方面制作过。”

“不过没威力,最多把人脸熏黑,还不好携带就放弃了。”

听到这里赵鸿心中有底了。

现在的火药还只是初级状态。

没有那么大的威力。

赵鸿想了想说道:“你帮我研制一批特殊的火药出来,我给你两百两的酬劳如何?”

研制火药,找道士准没错。

听到两百两,张老道立即就心动了。

这可不是一笔小钱。

这笔买卖可以做。

反正火药也不是什么违禁的东西。

“你想要什么样的火药?”张老道问道。

赵鸿对茶坊的伙计招了招手道:“麻烦给我拿纸笔来。”

伙计是知道赵鸿和自己东家赵盼儿的关系的。

疑似相好。

所以这伙计没有如何犹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