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知道了!”

赵鸿随意应付了一下就去换衣服去了。

他之所以弄这么麻烦。

不过是想用掉入钱塘江的理由,来抹平他待在船坞的时间。

至于到底有没有人查他……

他不知道。

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很多时候,大事往往会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小事而一败涂地。

赵鸿换好衣服出来。

赵盼儿坐着在轮椅上,拿着一叠契约等在那里。

见他出来。

赵盼儿直接说道:“这些都是需要钱财做生意的。”

“他们的家庭住址,人口,亲朋,我都花钱打听清楚了。”

“这个钱你得给我报销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赵鸿翻看着契约道:“两家酒楼,一间茶楼,还有一间镖行。”

“你够厉害的啊!”

赵鸿很是诧异地看着赵盼儿道:“几天时间,你找到这么多缺钱做生意的?”

“你还要管自己的店铺,不累吗?”

听到这个问题。

赵盼儿神采奕奕道:“赚钱,哪里会累?”

“是,你是不累。”

赵鸿没好气地说道:“倒是苦了你的那双腿,都坐轮椅了。”

“都说了,我是为了形象。”

赵盼儿对于赵鸿总是提起这事,有些气愤道:“再过几天我腿就好了,就能走了。”

“还能跪着了。”

“???”

赵鸿本能地接了一句,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了此话不妥。

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不说和你开玩笑了。”

他把契约重新递还给赵盼儿道:“钱,你去找秋风对接。”

“以后这些契约,你直接让我或者你自己送到我家里去。”

“晚上我看了之后,第二天会让人把钱给你送来的。”

“而其他掌柜的或者业务员的契约,都送到你这里。”

“如果有一些不合适的,你先打回去。”

“剩下的再交给我。”

这样一弄。

赵盼儿相当于成了二把手。

而他这个最大的老板,每天晚上只需要花一点点时间。

写一个阅。

然后再让秋风或者清风从凌秋雁哪里拿钱,并把钱下发出去就行了。

听到赵鸿的话。

赵盼儿脸都黑了。

“你这是,完全当甩手掌柜,把活全都甩给我了对吧!”

“你做个人吧!”

“我都坐轮椅了,你还这样压榨我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自己说了,腿没事!”赵鸿道:“坐轮椅只是好看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把你当朋友,你把我当劳奴是吧!”

赵盼儿气呼呼道:“你这样当甩手掌柜,把事全都甩给我!”

“你做梦去吧!”

“我才不帮你呢!”

“哪有这样当老板的?”

“百分之五……我再给你加百分之五的分红。”赵鸿道。

“但是呢!”

“作为朋友,我还是可以帮你的!”赵盼儿话锋一转道:“能者多劳,也是一种磨炼我能力的机会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一定给你办得好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无语道:“我还是欣赏你刚才的桀骜不驯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盼儿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我可以和你过不去,但我不能和钱过不去啊!”

“对了,你后续的稿子什么时候哪来?”赵盼儿突然问道。

“以后每天派人给你送来。”

赵鸿道:“李狐那小子,现在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