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。

经过一夜的喧嚣,一切都陷入平静。

不管是钱塘县城。

还是青烟东巷的某个院内。

当温和,刺眼的阳光从窗台照射进来。

赵鸿缓缓睁开眼。

随着他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羞涩,不好意思的眼眸。

“少爷,你别看我!”

偷看赵鸿的清风被吓了一大跳。

连忙捂住眼睛,当一个鸵鸟。

昨夜一夜云雨。

可折腾得够呛。

到现在两人都是坦诚相见。

赵鸿看着青丝搭在胸口,双手捂着脸,害羞到极点的清风微微一笑。

嗓音温和道:“你继续睡吧!”

“我得起来了。”

“少爷,我伺候你穿衣。”

听到赵鸿要起来,清风虽然心中羞涩难当,但她还是挣扎着想要起身帮赵鸿更衣。

“嘶~”

只是她刚一起身就倒抽一口凉气。

昨晚两人折腾了很久,到现在都还是肿的。

实在是起不了身啊!

处于贤者时间的赵鸿扯过被子给清风盖上,微笑道:“你休息吧!”

说完就穿上衣服就出去了。

离开房间。

赵鸿看到了坐在院里喝茶的凌秋雁。

“娘子!”

赵鸿连忙走了过去。

不等赵鸿说话,凌秋雁主动说道:“什么都不要说,我最烦婆婆妈妈的人了。”

“喝茶吗?”

“喝!!”

赵鸿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。

一时间也找不到话题。

赵鸿就说道:“娘子,我练拳去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你吃早餐没有?”

“我给你带一点回来?”

“嗯,带一点吧!”

凌秋雁道:“我想吃面了,你给我带点面回来。”

“行!”

赵鸿起身打拳离开。

在他离开后,秋风端着弄好的早餐走了过来道:“小姐,早餐弄好了,需要我去叫姑爷吗?”

“不用了!”

凌秋雁看着秋风端来的早餐说道:“你姑爷已经出门了,这些早餐你拿去给那些下人们分了吧!”

“啊!”

“小姐,你不吃吗?”

“我等夫君给我带吃的回来!”

秋风不解地看着凌秋雁。

凌秋雁解释道:“对于昨晚的事,他心生愧疚呢!”

“我要是不吃他带回来的早餐,他估计会一直想着。”

“这样不好吗?”

秋风低声道:“姑爷对你心生愧疚,自然是最好的了。”

心生愧疚,必然会有补偿。

“这对别的女人来说,可能是好事!”

凌秋雁道:“但对我来说,却没必要。”

“如果我凌秋雁要靠愧疚来拴住一个男人,这难免显得我太……太差了。”

……

赵鸿离开家后。

沿着钱塘支流,缓缓打拳而走。

昨晚的事,他的确是有些愧疚。

又对凌秋雁的也又对清风的。

总之很复杂。

不过也仅此而已了。

毕竟事情发生了,自己没把持住。

负责好了。

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赵鸿放空思绪缓缓前行。

大概是昨晚钱塘的变故。

今天河面上,难得看到几艘船只。

即便又也是来去匆匆。

而也就在这时,几艘战船从钱塘江驶来,往南城的港口而且。

赵鸿站在岸边看了一眼。

战船上飘扬着赵字战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