船只很快就远离了清水雅居。

在漆黑的湖面上前行。

王德发摸出一盏煤油灯挂在船头。

这是船上唯一的光源。

昏黄,跳动的火焰,照着大家的脸庞忽明忽暗。

谁也没说话。

过了好一会,赵鸿突然问答:“王德发。”

“公子,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今晚的事,你参与其中了吗?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就是今晚的事!”

赵鸿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什么?”

王德发一时间没有回话。

只有船桨于水面滑动的声音,响起在众人耳边。

“公子,我是混过江湖!”

过了好一会,王德发语调平静道:“但我已经退出江湖了,现在有老婆孩子,哪里会做这种杀头的事?”

赵鸿闻言笑了笑。

没有再说话。

他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先前的沉默,其实就是一种回答。

不然根本就不需要沉默。

沉默是他在抉择。

至于退出江湖这种话……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何谈退出?

既然王德发还有顾忌,不愿意明说,他也不逼迫。

等他愿意说的时候。

自然会说。

船只行进得很平静。

谁也没有说话。

各怀心事。

“咦~”

就在这时,坐在赵鸿对面清风咦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

赵鸿问道。

清风指着赵鸿背后说道:“那里是有人吗?”

赵鸿下意识转头看去。

他这才发现。

此时船只已经到了今天早上,他和王刀虎见面的船坞。

破败的船坞里有灯火传出。

虽然很微弱。

但在黑夜中却犹如一盏明灯。

“王老哥,船坞还有人用吗?”赵鸿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

王德发道:“船坞已经废弃了很久,新的船坞搬到了镇海卫那边,应该是流浪人员吧!”

赵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,而是望向了钱塘县城的方向。

这里已经县城外面了。

从这里隐约能听到从县城里面传来的喊杀声与吵闹声。

听到动静的叶翰林几乎立即从船上站了起来。

神情坎坷地望着钱塘县城。

“你住哪里?”

赵鸿看着叶翰林问道。

“我住西城。”

“王老哥,去西城,先送叶兄回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叶翰林也没拒绝赵鸿的好意。

他是真的担心家中妻子。

船只进入县城后,喊杀声更大了。

敲锣打鼓的声音,络绎不绝。

不过声音都是从北城传来的。

北城区域全是官府衙门等一些重要地方。

这些人的目标是官府。

“这边左转!”

很快船只就进入了西城。

在叶翰林的指引下,船只在复杂的水系中穿行。

很快就来到了一栋民房后面。

钱塘很多房子都是依水而建。

“绣娘。”

船还没停稳,叶翰林就迫不及待地对屋内喊。

很快屋内就亮起了灯火。

一名女子提着煤油灯,从后门走了出来。

“夫君,是你吗?”

因为太黑,看不清。

女子只能低声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