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姑娘什么想法,赵鸿不知道。

他只是淡然地看着叶翰林。

叶翰林想了想说道:“只要不是作奸犯科,我都干。”

穷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“好!”

赵鸿道:“文会结束后,我们细聊。”

他想让叶翰林给自己代笔话本小说。

而在两人说话间。

院外传来一阵喧哗声。

赵鸿循声看去。

只见一群士子围着一名双鬓微白的儒士走了进来。

这人是谁,赵鸿不认识。

但是他却认出了走在他身边的韩方。

那么这人就是他父亲韩梁了。

而在韩方身边,还跟着一名身穿常服,身形挺拔的极有压迫感的汉子。

看到这人,杨七立即起身凑到他身边说道:“公子,这人就是韩虎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赵鸿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见机行事。”

杨七点了点头,重新坐回位置上。

“韩教喻。”

这时身为主人的赵宾白,放下其他客人,笑着迎了上去。

教喻。

相当于教育局局长。

身为王爷的赵宾白亲自迎接,自然不为过。

两人寒暄了一句。

然后把韩教喻安排在了赵鸿旁边坐下。

韩梁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赵鸿。

他在想赵鸿是什么身份。

竟然能坐在右手位这个位置上。

这个礼遇可不少啊!

韩方看到赵鸿也在,脸顿时就黑了。

他现在只要看到赵鸿就想到了昨天下午被打脸的事。

憋屈啊!

韩梁见他脸色不对,有些诧异地低声问道:“认识?”

“认识!”

韩方点头低声道:“他就是以前苏家那个赘婿,现在抱上了镇南王府的大腿。”

在他想来。

也只有抱上了镇南王府的大腿,

睿王府才会邀请他。

“哦!”

韩梁恍然。

说赵鸿的名字,他可能不知道。

但要说苏家赘婿。

那他可就太清楚了。

当年瓜分苏家。

他韩家其实也是有一份的。

只不过他做事极为隐蔽,就连前任县令也不清楚。

后来镇南王萧家压下来,他反应又极快,第一个跳反。

因此才没被人怀疑,也没有被清算。

所以萧方一说萧家赘婿。

他就明白了。

一个可怜虫罢了。

他无悲无喜地扫了一眼赵鸿。

赵鸿恰好和他对上。

韩梁不慌不忙,对他微微一笑。

赵鸿心思却不在他身上,而是落在了坐在他身后的韩虎身上。

现在见韩梁对他露出笑意。

他也只好回了一个笑容。

“李大家怎么还没来!?”

就在这时,有人出声询问。

此时该来的人已经全来了。

院里极为热闹。

相熟之人坐在一起,低声交谈。

“对啊!李大家怎么还没来?”

大家开始询问。

见大家闹腾起来,赵宾白起身安抚道:“各位稍安毋躁,李大家马上来。”

他话刚说完,就有人匆匆离开了。

不过没一会儿,下人就回来了。

并来到他身边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