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辛安和赵右结伴而去的背影。

叶翰林有些懵逼地看着赵鸿道:“这两位是?”

“忘年之交!”

赵鸿只说了四个字。

没有去过多地解释。

他虽然知道辛安和赵右的身份,但是从来没想通过他们去获得什么。

三人之间就是个简单的朋友。

他自然也就不会把他们的真实身份告诉叶翰林了。

“几位,这边请!”

春华和秋实见自家老王爷离开了,立即轻声邀请。

语气比先前更为恭敬。

很快赵鸿一行人就在两姐妹的带领下,来到一个装饰古朴的院子。

院子没多少装饰。

却格外的雅致。

在院中摆放着一圈矮桌。

矮桌成回字形,围绕院子摆放了一圈。

桌上还摆满了瓜果点心。

院中正对门口的主位上,坐着一名身形健朗的中年人。

中年人留着山羊胡,身穿儒袍。

就是一个中年老帅哥。(妖妖奇葩小说网)1178xs.com

看脸型和赵右有点像。

中年人身边还有一双儿女。

姐姐七八岁,粉雕玉琢端坐在那里。

弟弟两三岁,流着鼻涕。

东张西望。

眼中充满了纯真与好奇。

“王爷。”

春华,秋实两人对着中年人恭敬一礼道:“客人已带到。”

他正是赵右的独子赵宾白。

这座清水雅居的主人。

赵宾白见赵鸿一行人进来,立即起身相迎道:“可是赵先生?”

“你认识我?”

赵鸿有些愕然地看着他。

“以前不认识,现在认识了!”

赵宾白道:“在你来之前,家父就已经叮嘱过了,让我好生招待你。”

说着轻轻拽住赵鸿的手腕道:“本王可要和你探讨一下能让辛叔父都头痛的棋意。”

于是赵鸿就这样被赵宾白莫名其妙地拽到了主位的右手边坐下。

“今天文会是李照清,李大家的主场,所以左边给她坐了。”

“赵先生,你就座本王右边。”

主位是主场,所以由赵宾白坐。

次一位,就是主位的左边的位置。

以左为尊。

一般由最尊贵的客人桌。

今天这场文会本就是以李照清的名义发起的。

让她坐左手边。

这是无可厚非。

但是……让赵鸿坐右边……

这让赵鸿有些懵逼。

相当于第三的位置让他给坐了。

这睿王给的礼遇有点高啊!

见赵鸿有点蒙,赵宾白悄悄凑近赵鸿道:“本王知道,你是小黑子,你放心,本王一定给会给保密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鸿呆了呆。

他感觉小黑子这个梗,要跟他一辈子了。

甚至等他入土了。

他后人还会拍着胸脯很荣耀地指着他的墓碑介绍:“先祖小黑子,我们家是祖传小黑子。”

想到这个,赵鸿汗颜地笑了笑。

赵宾白招呼好赵鸿又,又招呼赵鸿带来的人。

他声音和煦道:“你们也坐。”

秋风和清风坐在赵鸿身边。

至于杨七和叶翰林则是坐在赵鸿身后。

没一会儿就有人把棋盘送了过来。

很显然,赵宾白说要和赵鸿下棋,并不是说说的。

而是认真的。

赵鸿倒也没拒绝。

他是来等韩虎的,等着也是等着。

下棋打发一下时间也好。

只是……

两人还没下一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