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鸿离开家后,沿着道路一路小跑。

跑到溪流边停下来。

然后一边打拳,一边沿着溪流往钱塘江而去。

他准备从这里打到钱塘江,然后再从钱塘江打回来。

一天一个来回。

身强体壮。

金秋时节,秋高气爽。

因为东城属于富人区,大家都不需要为了生计而奔波。

与赵鸿一样,早起锻炼身体的有很多。

不过都是一些老头。

赵鸿沿着河道前行,一路上遇到不少老头。

三五结群。

与赵鸿擦肩而过的时候,都会露出诧异与好奇的目光。

毕竟像他这种年轻人,这个时候出来锻炼身体可是极为罕见。

赵鸿则是自顾自地打着拳。

现在打的太极拳和昨天打的太极拳,完全是两个样子。

以前打拳,也就腹部发热,神清气爽。

而现在体内真气顺着太极拳运行的方式不断运转,不光头脑清明,他还能感受到周身气流随着太极拳的挥动,而围绕着他转动。

犹如小鸟一般。

甚至还能把空气揉成球给打出去。

虽然没有什么威力,但这无疑加深了赵鸿练拳的兴趣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天光大亮。

河道里来往的船只也多了起来。

都是一些进城贩卖货物的菜农与小贩,整个钱塘也渐渐充满了生机。

等到赵鸿走到钱塘江畔,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。

却看到一个熟人。

身背长刀的王刀虎。

王刀虎看着打拳而走的赵鸿,有些诧异地问道:“赵公子?”

“真巧啊!”

赵鸿看着全副武装的王刀虎笑道:“你不会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吧!?”

“赵公子多虑了!”

王刀虎说道:“昨天下午,镇南王义子被刺杀,我来这边是调查此事的。”

“这是听说过!”

赵鸿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刺杀成功了?”

“差一点!”

王刀虎跟着赵鸿说道:“这伙人是有备而来的,在最后关头,我们的人赶到了,这才没成功。”

说到这里王刀虎微微一顿道:“据说,昨天事发的时候,赵公子也在?!”

“啊!?你听谁说的?”

赵鸿故作惊讶地看着他。

王刀虎道:“镇南王义子是来督查军饷被劫一事的。”

“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,我就沿途安排了一些眼线。”

“不瞧,正好有一位,哪天在抱朴道院见过您,所以认出了您!”

“还说您站在那群人中间。”

“这还真是巧了!”

赵鸿脸色不变道:“也就是说,王大哥,你这是怀疑我了?”

“认为这场刺杀是我指使的?”

“当不得一声王大哥!”

王刀虎道:“赵公子要是不嫌弃,可以喊我刀虎或者老虎都行,再或者称呼我官职也行,我是个百户。”

王大哥,难免有拉关系的嫌疑在里面。

而其他称呼则没那么亲密了。

这是在和赵鸿表示,两人现在并没有那么亲密。

现在两人能说上话,完全是王五的原因。

“倒不是赵公子!”

王刀虎笑了笑说道:“如果怀疑赵公子,就不是意外碰到我了!而是一群正道盟的兄弟。”

“意外碰到你!?”

赵鸿意味深长道:“钱塘这么大,能在这碰到,的确够意外的。”sbooktxt.com

见赵鸿不信,王刀虎也不去解释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