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!我明白了!”

赵鸿算是勉强听懂了凌秋雁的解释。

其实很简单。

凌秋雁就是一充电宝。

给太极真气补充能量,让它运转起来,并炼化体内的雷电。

“那你教我怎么运用真气总可以吧!”赵鸿道。

“可以啊!”

凌秋雁道:“运用真气其实很简单的,哪里有需要就运往哪里。”

“你要和别人比臂力就把真气运用到手臂上。”

“你要逃跑就运用到腿上。”

“你要和别人打架,就运用到全身。”

“具体的你自己探索就行。”凌秋雁道:“自己探索,永远比学别人的东西要印象深刻。”

“不会走火入魔吗?”

“何为走火入魔?”凌秋雁道:“所谓的走火入魔,不过是道路不一样而已。”

“只要及时返回来就行了。”

“当然,脑部以上的穴位,你别尝试就行。”

“不然变成傻子,我也救不了你!”

“那……可以用在哪个地方吗?”赵鸿低声询问道。

“哪里?”

凌秋雁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就是那你啊!”

“那里是哪里啊?”

“你不说清楚,我怎么知道是哪里?”

“……就是那里啊!”

赵鸿凑到她耳边低语了一声。

凌秋雁闻言,眼中先是惊愕,随即又转为羞恼。

她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给我正经点,我和你说正事呢!”

“我说得也是正事啊!”

赵道:“这可关乎着,我们拜堂后,生活快不快乐的问题。”

“……”

凌秋雁立即瞪了他一眼,不过最终还是说道:“理论上是可以,但实际上没人尝试过。”

“当然,你要是不怕边太监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“要是尝试成功了,我亲自把你送青楼去!”

“那算了!”

赵鸿道:“我不试了。”

他又不是不行。

没必要为了增加时间,去冒险。

万一出点什么差错。

自己变成太监,那就糟了。

“行了,你也没啥大事了!”凌秋雁道:“我给你弄了吃的,你赶快吃吧!”

“我去洗漱睡觉了!”

赵鸿这才发现,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赵鸿问道。

“晚上!”

凌秋雁回了一句后就出去。

赵鸿从床上爬起来,果然在桌上看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。

面是热的。

赵鸿估计面应该是凌秋雁饿了,自己弄的吃的。

而不是专门给自己弄的。

只是见自己醒来,这才给自己吃而已。

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想……

原因很简单啊!

他处于昏迷中。

什么时候醒来,都是一个未知数。

而面放久了会坨。

真要做东西给他吃,就不会做面了。

而是其他食物。

“真是家庭地位不保啊!”

赵鸿摇晃着脑袋,开始吃起面条来。

别说这面条的味道还真不错!

等他吃完的时候,凌秋雁也洗漱完,穿着一件单衣走了进来,并躺到床上睡觉了。

赵鸿一下抓麻了。

自己被雷劈,才醒来。

哪里睡得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