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知真观现任观主!”

凌秋雁深深地看了一眼赵鸿道:“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些了!”

“很多东西现在告诉你,对你来说反而是一种危险。”

“那什么时候告诉,才是安全的?”赵鸿问道。

“等你能够以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的时候。”

凌秋雁说完就不再搭理赵鸿。

穿好衣物出去了。

赵鸿在沉默片刻后也起床了。

穿戴整齐后就在院内练起了太极拳。

等他练得大汗淋漓的时候,凌秋雁端着弄好的早餐走了进来。

赵鸿立即收功走了过去。

“可饿死我了!”

只是他手刚伸过去,就被凌秋雁一巴掌拍开了。

“全身都是汗,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再来吃。”

虽然饿得难受,但他还是听话地去换衣服了。

在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,他对凌秋雁招了招手道:“你过来一下?”

“怎么了?”

凌秋雁疑惑地走了过去。

赵鸿直接把手里的衣服递给她道:“你帮我换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三岁小孩吗?”凌秋雁有些气恼地问道:“换个衣服也要我帮你?”

“对!”

“就要你帮我!”

赵鸿道:“我们现在既然是夫妻了,那就该互帮互助。”

“你帮我换,我也可以帮你换啊!”

“呵呵~”

凌秋雁呵呵冷笑道:“你这算盘珠子都打到我脸上来了。”

说着她把衣服丢回给赵鸿道:“你爱换不换,我不伺候了!”

“娘子!”

赵鸿一把拽住她,用撒娇的语气哀求道:“娘子,你就帮帮我吧!”

“你总不能看着你夫君不管吧!”

“你也不想以后别人说你不贤惠吧!”

“……”

凌秋雁深吸了一气,咬着后牙槽看着赵鸿道:“我算是见识到你这家伙的厚脸皮了!”

说是这么说。

但他还是伺候起赵鸿更衣来。

达到目的的赵鸿满脸笑意:“女人,你逃不出我手掌心的!”

“闭嘴!”

凌秋雁黑着脸一边伺候他换衣,说道:“你要是再说一下怪话来恶心我,今晚你自己睡去!”

赵鸿立即识相地闭嘴了。

他可不想独守空房了。

昨晚那手感。

真——润。

弹性十足。

不愧是练武的。

紧致有力。

可不能因为一时嘴快,而失去福利。

很快衣服就换好了。

赵鸿老老实实坐在桌前吃起了早餐。

在吃了几口后,他又像是才想起来一般,对凌秋雁问道:“你吃了没有?”

“吃了!”

凌秋雁道:“我吃完了,才给你拿来的。”

“哦!”

赵鸿应了一声。

然后就专心对付起早餐来。

等到他吃完了,凌秋雁这才说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店里!”

“你去干吗?”

“帮你!”

凌秋雁道:“我的事,基本上已经完成了。”

“在家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“帮你操持一下也算打发时间了。”

赵鸿点了点头道:“那我们现在过去吧!”

“昨晚秋风和清风,这两丫头在店里待了一晚上,我们去换换她们。”

说完夫妻二人就向店铺而且。